每天都要陪容容玩,爸爸想不出新花样,着急,急中生智,想出了一个极高端玩意儿:甲骨文。
容容已经认识了很多汉字,爸爸开始让汉字不断退化,最后退化成一幅神奇的线条画,容容很喜欢这个字变成画的游戏。


讲了几个晚上,容容知道了甲骨文、金文、小篆、隶书和楷书的区别,偶尔会冒出一句“这是小篆,我不要,你给我画金文”之类的“惊人”之语。


在容容认识的众多甲骨文中,他最喜欢“留”(一条河,连着一块田,河两边有两个小蓄水池),“卿”(两个人面对面跪坐着吃饭,很亲密的样子),“既”和“即”(前者是一个人吃晚饭扭过头的样子,后者是一个人面对食物即将进食的样子),“次”(一个人说话喷口水的样子),梦(一个人躺在床上,睁着大眼睛)……


容容知道了“车”“鸟”“马”之类汉字在甲骨文就是照实物画一辆车、一只鸟、一匹马。对此,他似乎颇有心得,有一次他自己在画板上画了一个字,然后自言自语地说:“哇,古代的‘听’原来就是真的画一个听诊器喏。”


让容容影响最深的甲骨文是“死”字。以前,容容经常把死字挂嘴上,看过这个字的甲骨文后他就很少说了。“死”在甲骨文中画的是:一个跪坐着的人,低垂着头,俯视着一堆骨头。爸爸解释完后,容容马上说,我不要人死,我不要这本书了。当天容容一直念叨着:有什么办法能战胜死亡呢。外婆趁机教育说:就是要多运动多锻炼,多吃东西。


爸爸也很烦恼,关于死亡,该如何向一个四岁不到的小孩解释呢?

来源:容容妈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i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i5.com/blog/post/2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