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吴江雪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吴江雪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09回 小姐密传心事 雪婆巧改家书

  燕语莺啼总断肠,一春憔悴怯笙簧。

  西家宋玉应留意,咫尺翻愁万里长。

  再说雪婆在江吴两家来往数次,吴老竟不归来。看看是六月炎天,那江潮日日忆着小姐。丘先生在馆时,只得勉强吟哦几声,遮人眼目。先生原是不严的,后来被乃弟日加谗赞,一发不干他事了,文章也不讲,倒骗他看新出小说。原来小说有三等:其一,贤人怀着匡君济世之才,其新作都是惊天动地,流传天下,垂训千古;其次,英雄失态,狂歌当泣,嬉笑怒骂,不过借来抒写自己这一腔块磊不平之气,这是中等的了;还有一等的,无非谈牝说牡,动人春兴的。这样小说,世间极多,买者亦复不少,书贾借以觅利,观者借以破愁;还有少年子弟,看了春心荡漾,竟尔饮酒宿娼,偷香窃玉,无所不至。这是坏人心术所为,后来必堕犁舌地狱。如今先生带的小说十数部,都不是中等、上等的文章,偏是那下等的勾当。其中还有两部是那南风日竞的话头。江潮因忆着小姐,日夕流泪,见这几部小说,新奇可玩,略把来解闷消遣,也无心看一全本。只见他没情没绪,庞儿渐渐清减,日日望吴老回来。

  已是七月初旬。一时寄回家书,说圣上命他为平远侯献蛟幕府记室,如今又要边上去了,来岁也不能够回来;又说京中不知怎地,闻知他小姐才貌双全,许多皇亲贵戚都来求亲,他尚未曾轻许,雪婆将此信报知江家,江潮的忧闷越加了十倍。吴小姐一向深忆江潮,外貌分毫不露,心上相思无限,见了家书,夜夜枕边流泪。

  一日,雪婆适到吴衙,小姐遣开晓烟,对雪婆道:“婆婆,此事已属渺茫,央你复了江家哥哥,吴媛此身已与江郎有约,誓不失节于人。只是今世姻亲常恐不能成就,教他另择名门,万勿以我为念。异日倘有风波,我惟有一死谢江郎而已。”言毕,欷觑不止。雪婆口里把好言劝解,不觉腮边也堕下泪来。小姐头上拔取江潮的紫金挖耳,又在手上探一只紫金双龙钏儿,叫他送与江郎,以为绝念之物。

  雪婆不敢迟延,一口气奔到江家,悄悄的到书房里来,见了江潮,将二物递与他,说道:“吴小姐多多拜上相公,送此二物,只恐姻事不成,是绝念的意思了。”江潮呜咽不胜,不能回对,接了簪钏,将簪儿插了,钏儿戴在臂上,对雪婆道:“婆婆,你一向担当,难道如今就是这样罢了?”雪婆道:“老身因见你两个一对玉人,秀才风流倜傥,小姐钟情特甚,故此用尽心机,要成就你们这一天好事,谁料事多反复,教我无如之奈。老身向来只道小相公是个情种,吴小姐略不在意,说着相公相思的模样,他并不开口,似乎忘情者;谁知小姐的相思比相公更深几倍!今因见了父亲的书信,说圣上命他做了献平远的记室,要随到塞上去了,急切不能回来;又说不知京中怎么闻得他家小姐才貌无双,无数皇亲贵戚都来求婚,他因珍重其事,概未见允。小姐心知此事难成,教老身到绣房深处,屏退侍女,关了房门。见他玉貌低徊,花容惨淡,春晖笼蕙风,已知梦断萧郎;秋水滴寒珠,谁知偏成薄命,娇滴滴的说道:‘婆婆,此事已属渺茫,央你回复了江家哥哥,吴逸姝此身已与江郎有约,誓不失节于人,只恐今世姻亲不能遂愿。倘有意外风波,妾身惟一死谢之而已。’乃将相公所换金挖耳并小姐幼时所戴金镯一只,付与老身送上相公,教相公另择名门,勿以小姐为念。说罢,郗-不止,连老身也出了许多眼泪。老身若是隐瞒了,不对相公说知,是负了小姐一片至诚苦心。宁可说与相公知道,再与相公算计一个万全之策,周全得你们两个,才是个有始有终的雪婆。”江潮闻了这段言语,泪如涌泉,哭个不住。雪婆着实安慰道:“小姐心坚,夫人意允,老身又是个不爱财的有力媒人,只为吴老爷在京,故有许多周折。若央人到京一说,姻亲指日可谐。相公不要想坏了身子。据我看起来,异日必然就绪。”江潮拭泪道:“京中无数皇亲贵戚求亲,吴老尚然不允,难道偏允我这一个寒儒?婆婆休要痴心!只是小姐深情小生未能寸报,奈何?我久有一言,未曾与婆婆说,意欲写书一封,并诗数首,寄与小姐,不知婆婆以为可否?”雪婆道:“小姐既然寄簪钏与相公,难道相公倒无回敬?老身情愿做个瑶池青鸟与你寄去。”江潮即展花笺写起书来。雪婆道:“相公,你自写书,我到娘娘哪边去回复一声。”江潮道:“你在我母亲面前不要回绝了。”雪婆道:“自然。”

  雪婆尚未曾跨出书房,适值陆氏走进来,见了雪婆,道:“啊呀,雪婆婆,为何不进来,倒在这里陪我孩儿说话?”雪婆道:“老身才到宅上,听得小相公读书之声,故此不觉的走了进来。今正要走来见娘娘哩。”陆氏道:“就在这里坐坐也罢。”雪婆道:“只怕妨了小相公的功课。我还是到娘娘房里去说话。”陆氏道:“吴老爷寄书回来,说奉旨做了献平远的记室,不得来家。这头亲事怎能够成就?”雪婆道:“娘娘放心。吴夫人既已口许,吴老爷事毕还家,自然成就的。”陆氏与雪婆一头说,一头走进去了。

  江潮写就了书,又写自己的年月日时,并诗数首,封在书里。寄来金钏收藏书箧,仍将这只紫金挖耳并自己幼年所缀白玉双龙结一枚,揣在怀中。候雪婆出门,赶上去,拉到一尼庵中,垂泪说道:“你去对小姐说,江潮有何德能,蒙小姐眷爱至此?今生若不能与小姐为夫妇,有死而已,决不另娶!谨奉字一封,江潮庚帖一事。承小姐见赐幼年所戴紫金钏,谨已珍秘怀中,我亦将昔年所缀白玉螭盘一枚奉答妆前。所换金簪,小姐见还,是明明见绝我了,我何忍心将原物奉璧?央你仍将我的挖耳迭去。若小姐立志坚牢,永无他念,明日幸传好音。”雪婆唯唯惟命,对江潮道:“天色已晚,老身今到吴衙,明日午刻即来叩报。”江潮叮咛道:“这事必须机密,不可被人看破。书须藏好,不可遗失。倘被人拾去,则我与小姐的声名俱坏!性命以之,千斤之担全在婆婆身上,日后不忘重报!”雪婆道:“不劳吩咐,其实不敢欺!这样事老身极在行的。”说罢头也不回而去。江潮走到家中,把自己写与小姐的书逐句记忆,不觉伏几假寐。

  却说雪婆走到吴衙,一径进小姐绣房中去。只见小姐穿着白纱衫儿,倚着栏杆,凝眸不语。雪婆近身,小姐惊道:“你来了么?可曾见江家哥哥,说些什么?”雪婆道:“怎的不见?那江相公的相思病索害了他!我述了小姐的言语,他一字也回答不出,泪如泉涌,呜呜咽咽的哭个不住,但不敢放声。老身只得把好言劝解,他方才收泪。恳求我寄书与小姐,是老身不肯,不曾与他带来。”小姐道:“兄妹之你,寄书谅也不妨,可惜不曾带到。”雪婆道:“老身只恐小姐嗔责,书是未曾带来,止有江相公的庚帖叫我送与小姐。他说,江潮有何德能,感蒙小姐眷爱至此!江潮此生,若不得与吴小姐为夫妇,有死而已,决不另娶的了!送去紫金钏儿,江相公已收为秘玩,这白玉螭盘一枚,也是江相公幼年所缀的,叫我奉答小姐,金簪他不肯收,仍叫我带来,以见两念不绝之意。”吴小姐闻之,玉容凄惨,将簪儿插在鬓边,把玉结细玩,藏在怀中。雪婆方才拿出简帖,双手递与小姐。原来把彩笺叠个精巧方胜,颠倒写着鸳鸯两字。小姐拆开道:“呀,原来是封书儿!”雪婆佯怪道:“他说是他的生年月日,嘱我奉上小姐。若是情书,老身焉肯替他送来?小姐,你休看罢!待我原拿去嗔作他。不然拿来首与夫人,但凭夫人处置了他罢!”夺了书儿望外就走。小姐笑道:“雪婆婆,是你带来的,却要去首谁来?你在我跟前,何必恁般做作!”雪婆转身,笑道:“老身唯恐小姐见责,故此假意装憨。今小姐既发慈心,不但江郎之幸,亦老身之幸也。”

  小姐接来看时,上写道:

  江潮顿首,顿首,奉书于吴小姐逸姝玉人妆次。缅自支硎邂逅,匆匆数语,遂成契阔。潮虽兀坐书斋,无寸刻不神驰左右也。昔者新觌仙姿,迄今惟存寤寐。闻蕙气之袭人,尤存衣裙;恨春光之不再,徒廑予怀。窃讶卑人才非子建,貌愧安仁,何幸多娇,漫垂青盼。当日雁行钗谊,今复伉俪相期,俾潮荷恩难报,顶踵以之。窃欲仰仗冰人,缔为偕老。既承夫人之雅爱,口许无异婚书;奈今尊严之未归,心期尚迟凤小。承惠紫金龙钏,乃小姐幼年所佩之珍;敬奉白玉螭盘,亦卑人儿时所缀之物。金簪敬归妆左,原珍什袭于怀。若夫姻之不谐,夫复奚恨;而疾之永痼,赴-无从,聊呈俚句,以见鄙情:

  愁为青娥梦不成,秋风侵竹夜寒生。

  语成无限相思泪,化作西川杜宇声。

  其二:

  今夕银河有鹊桥,轻云争拥楚宫腰。

  牛郎值是偏多幸,何事人间路途遥。

  其三:

  梦作寒塘戏小鸳,广寒无路□□□。

  枕□不是湘江竹,一夜□□□□□。

  其四:

  吩咐-娥勿复哀,岂将仙□配庸才。

  广寒疑是无消息,终古断肠未肯灭。

  其五:

  愿为杜宇泣花枝,血冷凝霜也不辞。

  □□月娥清风杳,彩去深远不堪期。

  小姐凝眸细看,珠泪盈腮,随将衣袖拭去,频拭频流,竟不能止。雪婆看了,也陪了多少眼泪。

  小姐将书藏好,对雪婆道:“不知此事如何是好?”雪婆道:“老身看你们两个不但是一对绝世无双的美人,真是一对绝世无双的情种!他如今伫待佳音,你趁无人在此,写一封回书,待老身拿去,安慰他一番也好。”小姐害羞道:“怎么好写字与他?”雪婆道:“你把这小官人害得这般光景,难道要求你一个字迹儿就不值得了?”小姐只得展开春笺,雪婆早已磨浓了墨。小姐写就了书,才做得半首诗,只听得扣门之声,却是夫人声气。小姐连忙收拾,草草封了,雪婆把来藏在身边锦囊之内,开了房门,出接夫人。

  夫人进房坐了,对小姐道:“有便人到京中去,我要写一封家书,寄与你爹爹。闻得你爹爹要边塞上去,如今劝他上疏辞归。我已写就了书,你试展看一遍。”上写道:

  拙妻李氏谨奉书于老相公尊前:氏从十七结缡,奉侍箕帚。不幸无子,深切伯道之忧;而掌上明珠,幸作闺中之秀。但老相公桑榆暮景,奚堪北走塞上?女孩儿青春渐长,亦宜早偕秦晋,岂可耽误芳年?闻都中求亲者众,此事最宜慎择!若距在异乡,甚多不便;不如即嫁本地,朝呼夕至,暮年方不寂寞也。幸老相公裁之!家中祖业无人可托;委之臧获,必有弊端。劝老相公即上疏辞归,庶使老妾母子有所依倚。近有江姓潮名者,倩媒与女执柯,即老相公日前所赞羡之儿,因老相公远宦燕都,老妄未便擅允,庚帖尚未敢发。此系大事,求老相公速归定夺。万嘱!万嘱!

  雪婆闻说江潮亲事,喜不自胜,对夫人说道:“小姐是夫人所生,难道夫人做不得一分主的?庚帖既不欲出,只求夫人在家书上改一个字,便见夫人俯允之意了,此老妇人本为夫人,非敢自为。夫人若说未便擅允江宅,则老爷必允北京,小姐远嫁几千里之外,必得数年方能一见,夫人老年暮景,举眼谁亲?不如说已允了江宅,老相公自无他说,夫人、小姐日后可以相傍,岂不美哉!只求改这‘未’字作‘已’字,妙之不已。”夫人道:“我岂敢说已允女儿大事?道不得个妻夺大权么!”雪婆拿了笔,扯厂夫人的手去改,大人道:“这等大事,老婆子不知就理,只管苦缠。”雪婆情急了,跪了下去,叩头不已,说道:“夫人改了这个字,我雪婆方敢起来。”夫人把笔来虚画了两画,骗他道:“改了,改了。”雪婆又叩了两个头,道:“多谢夫人!”方才立起,夺简帖来一看,原不曾改。夫人只道他是不识字的,故让与他看,原来雪婆甚是跷蹊乖觉,见字不曾改,只不说出。小姐也要附字几行与父亲,劝他莫往边庭,强加餐饭,以此未封。夫人偶然如厕,雪婆见夫人不在,自己悄悄把笔来改了书上的‘未’字做了‘已’字,但字样粗大,略觉不称,连忙藏好。小姐的字尚未写完,雪婆劈手夺去封好,比及夫人走来,小姐含着笑儿在那里印图书了。夫人道:“为何恁快?”小姐红了面孔,不说其的。晓烟在小姐背后笑嘻嘻的刚说“雪娘娘”三字,小姐低低道:“禁声!”晓烟不敢说了。夫人正在疑惑间,只见妇人传说“催书的在门首了”。夫人只得写了“平安”两字,交付来人,又赏他三两盘缠去了。雪婆陪小姐夜膳,就在小姐房中与晓烟同睡。小姐花容添喜,雪婆也甚欢欣。有诗为证:

  氤氲殿畔有良柯,惜玉怜珠计甚多。

  世上有情宜感念,家家应祀雪媒婆――

  

相关文章:
吴江雪介绍:

《吴江雪》明末清初才子佳人小说。4卷,20回。题佩蘅子撰。郑振铎等前辈认为是明代作品,列为最早的才子佳人小说。今人考证是清代作品。小说写苏州秀才江潮与才女吴媛遇合的故事。江潮到支硎山还原,与吴媛一见钟情。在雪婆的帮助下,二人暗换信物并赠诗而别。后来有小人丘石公从中破坏,被雪婆与吴媛识破;尚书公子与平远侯公子求婚,也被雪婆与吴媛力争辞却。几经磨难之后,江潮得中探花,又辞却天子赐婚,归娶吴媛。雪婆则在二人成婚之后洒然相别而去。《吴江雪》的书名是连缀吴媛、江潮、雪婆三人姓名而成。小说所塑造的侠心义胆、助人为乐的媒婆——雪婆的形象新颖别致,在历史上并不多见。故事已远,言情永恒。古书今读,让人遥想到:明月何曾是两乡,我们的情感是如此的相通。那些多情的男女,在书卷中歌唱着清丽的梦,围绕恋情和友谊的悲欢离合,让现代人也同样为之动容。拂去历史的埃尘,我们动用了“她”字,以特出红颜,为闺中女子生色增辉。红颜蓝颜,才子佳人。这套选辑,在爱情故事的九转十八折之中,透露出中国文人的日常起居、应酬对答和审美情趣。关于人生和幸福的哲思论辩,也伏笔其中。它们所具有的东方式的含蓄端庄、清新大雅,都值得阅读者给以礼遇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