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说岳全传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说岳全传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三五回 九宫山解粮遇盗 樊家庄争鹿招亲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不思昔日萧何律,且效当年盗跖能。

    蜂屯蚁聚施威武,积草固粮待战争。

    话说谢总兵来到此山,名为九宫山。山上那位大王,姓董名先。手下四个弟兄:一个姓陶名进,一个姓贾名俊,一个姓王名信,一个也姓王名义。招集了五千多人马,占住这九宫山,打家劫舍。当日闻报,说是岳元帅军前的粮草在山下经过,不觉呵呵大笑,对着四个兄弟说道:“我正想要夺宋朝天下,做个皇帝,强如在此胡为。那宋朝只靠着岳飞一人,若拿了岳飞,何愁大事不成?如今他的粮草在此经过,岂肯轻轻放他过去!”就点起喽罗一千,扎营在半山之中。看看粮车将近到来,大王就带领喽罗冲下山来,一字儿摆开,大喝一声:“呔!会事的快快把粮草留下,饶你这一班狗命。牙缝内迸出半个‘不’字,就叫你人人皆死,休想要活一个!”

    军士慌忙的报与谢昆。谢昆道:“原来是我走差了路头,是我的不是了。”只得拍马抡刀,挺身上前观看。但见那强人身长九尺,面如锅底,两道黄眉直竖,颏下生一部血染红须,头戴镔铁盔,身穿乌油铠,坐下的是一匹点子青鬃马,手拿着一柄虎头月牙铲。见了谢昆,就大喝一声,如同霹雳:“呔!你是何等样人,擅敢大胆在此经过?快把粮草送上山去,饶你狗命!”那谢昆吓得魂飞天外,魄散九霄,只得欠身鞠躬,叫声:“大王不用动恼!小官是湖口总兵谢昆,奉岳元帅将令,解粮在此经过。可怜小官年纪老迈,不是大王的对手。若是大王拿了粮去,元帅必然将我全家抄斩。望大王怜而赦之,放过此山,感德不浅!”

    那大王听了,又把谢昆看了看,果然胡须有好些白了,便道:“谢昆,你倒是个老实人,我不抢你的粮草。你可将营头扎住,速速差人去报你元帅知道,说我九宫山铁面董先大王阻住粮草,必要岳飞亲来会战。快快去报,俺们候你回音。如迟了,休怪我来欺你。”谢昆诺诺连声而退。大王领众喽罗回归本寨。

    谢昆只得扎下营寨,急急写了文书,差旗牌星夜飞报上茶陵关去。正值岳爷升堂议事,传宣官上堂禀说:“谢总兵有告急文书投递。”元帅传令命他进来。传宣官领令,就同旗牌来到滴水檐前跪下,将文书呈上。元帅拆开看了,大怒道:“好强盗,欺谢昆年老,擅敢抢夺粮草!”便问一声:“那位将军前去救回粮草?”阶前闪出施全来,应声:“末将愿往。”元帅就命带领五百人马,同旗牌速去擒拿强盗。施全领令出关,同着差官一路望九宫山而来。

    不一日,已到了粮草营前,来见了谢总兵,行礼过了。谢昆道:“施将军还同几位来?”施全道:“就是小将一人。”谢昆道:“那个强盗十分厉害,若只得将军一位,恐难取胜。”施全道:“谢总爷,你可放心,看小将擒他。”谢总兵当时留施全吃了午饭,众军亦饱餐了一顿。施全道:“天色尚早,待末将去擒这强盗来。”

    施全提戟上马,带领儿郎来至山前摆开,高声喊叫:“强盗快快下山来受缚!”喽罗慌忙报与大王。董先拿铲上马,带领喽罗飞马下山来,抬头望见施全,大声喝道:“来者可就是岳飞么?”施全道:“胡说!尔乃乌合小寇,何用我元帅虎驾亲临。我乃岳元帅麾下统制施全是也,奉元帅将令,特来拿你。”董先大怒,举起手中月牙铲,照头便打,施全举戟相迎。只听得当的一声,打在戟杆上,震得施全两臂麻木。又是一连几铲,施全招架不住,转马就跑。董先大叫:“你往那里走?”拍马追赶下来。追了四五里路,施全走得远了,董先只得勒马回山。

    这施全因被那董先这把月牙铲打得魂魄俱消,不敢望粮草营中来,只顾落荒败走。那自己马蹄銮铃声响,他只认做后边董先追来,所以没命的飞跑,一口气直跑下二十来里路。回转头来,不见了董先,方才勒住马,喘息不定。忽见前面为首一位少年,生得前发齐眉,后发披肩,面如满月。头戴虎头三叉金冠,二龙抢珠抹额,身穿大红团花战袄,软金带勒腰,坐下一匹浑红马。后面随着十四五个家将,各各骑着劣马,手执器械,跟着这少年,一直望前而去。施全想道:“那个少年必然是富家子弟,在此兴围作乐的。倘若前边去,遇着了这个强盗,岂不枉送了性命?待我通知他一声,也是好事。”便高声叫道:“前边这后生快快转来,休得前去送命!”

    那后生正行之间,听得此话,勒马转来向施全问道:“将军唤我转来,却为何事?”施全道:“前边有个强盗十分厉害,恐你们不知,倘遇见了他,白送了性命,故此通知你一声,快些转去罢!”那后生道:“将军何以晓得前边有强盗?”施全道:“实不相瞒,我乃岳元帅麾下统制官施全便是。因有护粮总兵谢昆,被那九宫山上强盗阻住不放,我奉元帅军令前来保粮。不道强盗果然本事高强,杀他不过,被他打败了。故此唤你们转来,是个为好的意思。”那少年道:“原来如此,极承你盛情。”遂吩咐家将:“取我的铠甲来!”家将答应一声,取过包袱解开,公子下马披挂。

    那施全在旁,看他穿上一副就身贴体的黄金甲,横勒丝蛮带,翻身跳上了浑红马。两个家将抬过一杆虎头錾金枪,公子绰在手中,叫声:“施将军!引我前去捉这强盗。”施全观看他这一根枪杆,比自己的戟杆还粗些,想必倒有些本事的;便道:“小将军,你尊姓大名?这强盗委实厉害,不要轻看了他吓!”公子道:“我今且去会会这个强盗,若然胜了,与你说名姓;若然不能取胜,也不必问我姓名。就请将军前行引道。”施全害怕,那里敢先走?那些众家将都笑道:“亏你做了一位统制老爷,遇了强盗这样害怕,怎么去与金兵对敌?同去不妨的。”施全满脸惭愧,无可奈何,只得一齐同走。将近九宫山,施全把手指道:“前面半山里的人马,就是强盗营头。”那小将军就催马来到山下,高叫一声:“快叫那董先强盗下来,认认我小将军的手段!”

    喽罗忙去报知董先,董先飞马下山。施全见了,对小将军道:“强盗来了,须要小心些!”公子道:“待我拿他。”一马冲上前去。施全同家将在后边观看。那董先见了公子,便骂道:“施全,你这狗男女也不成人,怎么去叫一个小孩子来送命?岂不可笑!”公子道:“你可就是董先么?”董先道:“既知我名,就该逃去,怎么还敢问我?”公子道:“我看你形状倒也象是一个好汉,目今用人之际,何不改邪归正,挣个功名?我也是要去投岳元帅的,不若同了我去。若一味逞蛮,恐你性命不保!可细细去想来。”董先道:“你这小毛虫有何本领,擅敢如此无礼,口出大言?打死你罢!”遂一铲打来,公子摆了摆这杆虎头枪,在他铲柄上一托,当的一声响,枭在旁边。耍耍耍一连几十枪,杀得董光手忙脚乱,浑身臭汗,那里招架得住?只得转马败上山去,大叫:“兄弟们,快来!”

    那陶进等四人让过董先,一齐走马冲下山来,一见了那位小将军,齐齐叫声:“啊呀,原来是公子!”各各慌忙跳下马来跪下。公子亦下马来道:“俺祖爷原叫你们去投岳元帅,怎么反在这里落草?”却说那四人原是张元帅旧时偏将,故此认得公子,当下便道:“小将们原要去投元帅的,因从这里经过,被这董哥拿住,结为兄弟,故此流落在此。不知公子何故到此?”公子道:“我遵祖父之命,去投岳元帅。遇见了施将军,说你们阻挡了粮草,故尔来此。我想你等在此为盗,终无结果。既与董先结义,何不劝他归顺朝廷,同我到岳元帅营前效力?有功之日,亦可荣宗耀祖,扬名后世,岂不是好?”陶进等领了公子之言,连忙上山去劝董先,不提。

    且说这施全看见公子在那里降伏这四人,便来问家将道:“你家公子,是何等样人?缘何认得这强盗?”张兴道:“俺家公子,名唤张宪。俺家老爷,便是金陵大元帅,今已亡故了。俺家太老爷,因有半股疯疾,故命我家公子去投岳元帅麾下,去干功名的。”施全听了大喜,连忙下马,来见了公子。谢总兵听得报说此事,亦出营来迎接。恰好陶进等四人下山来见公子道:“小将们说起先老爷之事,董哥亦佩服公子英雄,情愿投顺。但要收拾寨中,求公子等一天,方可同行。”公子道:“不妨!你们可同去帮助收拾,我在此间等候便了。”四人领命回山。这里谢昆、施全迎接张宪,各各见礼已毕,施全安排酒饭款待。到了次日,董先等五位好汉收拾干净,放火烧了山寨,带领数千陵兵下山来。谢昆接进营中,与施全、张宪各各见礼已毕。施全把兵分为两队,往茶陵关而来。且按下慢表。

    又说到汤怀同着孟邦杰奉令催解粮草,到了三叉路口,军士来禀道:“老爷走大路,还是走小路?”汤怀问道:“大路近,还是小路近?”军士道:“小路近得一二十里,但恐有草寇强盗。”汤怀道:“粮米早到军前,就是功劳。既然小路近,就走小路。放着我二人在此,那里有吃豹子心肝的强盗来惹我?怕他怎的?”军士领令,竟往小路而走。不想道路狭窄难行,反要爬山过岭,本意图快,不觉越慢了。

    一日,行到一块大平阳之地,汤怀吩咐军士安营造饭,方好盘山。众军领令,就扎下营寨歇息。汤怀对孟邦杰道:“贤弟,这几日行路辛苦,我今闲坐在此,何不同你到山前山后,寻些野味来下酒何如?”孟邦杰是个少年心性,便道:“闷坐不过,甚好,甚好!”汤怀就命家将:“坚守营门,我们闲耍一回就来。”二人出营上马,信步望着茂林深草处,一路沿着山下搜寻而来。只见前面一只大鹿,在那里吃草。汤怀就拈弓搭箭,飕的一箭射去,正中在鹿背上。那鹿负痛,带箭飞跑。汤、孟二人加鞭追赶。那鹿没命的跑去,追下有十来里路。斜刺松林里转出一班女将,为首两女子,生得:

    眉弯新月,脸映桃花。蝉鬓金钗双压,凤鞋金镫斜登。连环铠甲束红裙,绣带柳腰恰称。一个青萍剑,寒霜凛凛;一个日月刀,瑞雪纷纷。一个画雕引开处如满月;一个穿杨箭,发去似流星。

    常言道:“无巧不成书。”那只鹿刚刚跑到那林边,被那使刀的女子加上一箭,那鹿熬不住疼痛,就地打一滚,却被众女兵一挠钩搭住,将绳索捆住,扛抬去了。汤怀看见,便叫声:“孟贤弟,你看好两个女子,把我们的鹿捉将去了!”孟邦杰道:“我们上去讨还来。”汤怀道:“有理。”遂赶上前来,高叫道:“这鹿是我们射下来的,你倒凑现成,那里有这等便宜事?快快送还便罢,休要惹我小将军动手。”那拿剑的女子喝道:“胡说!这鹿明明是我妹子一箭射倒的。你要赖我,我就肯还你,只怕我手中这双剑也未必肯。”汤怀大怒道:“好贱人!我看你是个女子,好言问你取讨,你反敢无礼么?”就把枪倒转,一枪杆打来。那女将举剑隔开,劈面就砍。恼得汤怀心头火起,使开枪耍耍耍一连几枪,那女将力怯,招架不祝恼了使双刀的女将,把马一拍,舞动日月刀,上来帮助。孟邦杰看得高兴,抡开双斧,上前接祝两男两女,捉对儿厮杀。那女将抵敌不住,虚晃一刀,转马败将下去。汤、孟二人那里肯罢,随后追赶。

    不到二三里地面,来到一所大庄院,背靠一座大高山,庄前一带合抱不拢的大树。那女将到了此地,竟带领女兵转入庄内,将庄门紧紧关闭,竟自进去了。那汤怀赶到庄门口,高声大叫:“你那两个贱人不还我鹿,待躲到那里去?快快把鹿送了出来,万事全休。若不然,惹得老爷性发,把你这个鸟庄子放一把火烧做了白地!”叫了一回,不见动静。孟邦杰道:“哥哥,我们打进去,怕他怎的?”汤怀道:“那怕他是皇帝家里!”

    二人正待动手,只见庄门开处,走出一位老者,年过半百,方脸花须,头戴逍遥巾,身穿褐色绒袍。背后跟随三四个家将,各挂一口腰刀,慢慢的踱将出来,问道:“是那里来的村夫,上门来欺负人?我这村庄非比别处,休来讨野火吃!”汤怀正要开口,却是孟邦杰枪上前一步,在马上躬身道:“老丈听者,我们二人乃是岳元帅麾下护粮统制。今日在此经过,在山前寻些野兽下酒。方才射倒一鹿,却被你们庄里两个女将恃强抢去,故此特来取讨。”那老者听了,便道:“原来为此!一只鹿值得甚事,大惊小怪!你们既是两位护粮将军,且请进小庄待茶。方才这两个是小女,待老夫去把鹿讨来奉还便了。”汤、孟二人见那老者言语温和,遂跳下马来,跟随老者进庄。庄客把马拴好在庄前大树上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大厅上,撇下了兵器,望老者见礼毕,分宾主坐定。老者请问:“二位高姓大名?现居何职?”汤怀道:“小将姓汤名怀,是岳元帅从小结拜的义弟。这个兄弟乃是山东孟邦杰涸恶了刘鲁王,投在岳元帅麾下,都做统制之职。今奉元帅将令,催粮到此,偶尔逐鹿,多有唐突!请问长者尊姓大名?此地名何所?”老者道:“老夫姓樊名瑞,向为冀镇总兵,目今告病休官在家。此间后面高山,名为八卦山,因老夫贱姓樊,此庄顺口就叫做樊家庄。今日难得二位将军到此,山肴野蔬,且权当接风。”二人连称:“不敢!原来是前辈尊官,小将们不知,多有冒犯,望乞恕罪!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左右安排桌凳,摆列酒撰。二人连忙起身作谢,说道:“小将们公事在身,不敢久停。这鹿不还也罢,就此告辞了。”樊瑞道:“二位既来之,则安之。且请略坐一坐,老夫还有话请教。”二人只得告礼坐下。两边家将斟过酒来,各人饮过了几杯。樊瑞开言道:“二位将军在外,终日在兵戈丛内驰骋,还念及家中父母、妻孥否?”汤怀道:“不瞒老伯说,向来年荒时候,老父母都已见背。连年跟着岳元帅南征北讨,也不曾娶得妻室,倒也无甚牵挂。”樊瑞道:“如此正好尽力王事,但孟将军青年,必竟椿萱还茂?”邦杰听了,不觉两泪交流,遂将刘猊行凶之事,告诉一遍,因此亦未有妻室。樊瑞听了二人说话,暗暗点头,道:“难得,难得!老夫有一言,二位亦不必推辞。老夫向为总兵,只为奸臣当道,不愿为官,隐居于此。年已望六,小儿尚幼。只因两个小女,一向懒学女红,专好抡刀舞剑,由他娇养惯了,故今年虽及笄,尚未许人。恰好老夫昨夜三更时分,梦见两只猛虎,赶着一鹿奔入内堂。今日得遇二位到此,也是天缘。老夫意欲将两个小女,招赘二位为东床娇客,未知二位意下若何?”

    二人听了,心中大喜,只得假意道:“极承老伯不弃!但恐粗鄙武夫,怎敢仰攀高门闺秀?”樊瑞道:“不必固逊,前日藕塘关金舍亲曾有书来,说岳元帅已将‘临阵招亲’一款革除。今贤婿们军粮急务,难于久留,趁今日黄道吉辰,便行合卺。”遂饮了几杯,撤过筵席,叫庄丁:“去把二位将军的马,牵入后槽喂养。”一面端整花烛,安排喜筵;一面差人去近村庄,请过邻里老友来赴喜酌。那些近庄亲邻,亦都来贺喜。一时间,厅堂上点得灯烛辉煌,请出樊老夫人来,拜见了岳父、岳母,然后参天拜地,送入洞房。有诗曰:

    堪夸女貌与邮才,天合姻缘理所该。

    十二巫山云雨会,襄王今夜上阳台。

    合卺已毕。汤、孟二人出到厅堂,款待众客。正在饮酒之间,家将来报说:“公子回来了。”但见家将们扛抬着许多獐麂兔鹿之类,放在檐下。后边走进一位小英雄,前发齐眉,后发披肩,年纪十二三岁,生得一表人材,原来就是有名的虎将樊成,上厅来先见了爹爹。樊老将军便问:“这次因何去了十数日方回?”樊成道:“那近山野兽俱已拿尽,故尔远去兴围,迟了几日。”老将军道:“过来与两位姐夫见礼。”樊成道:“孩儿不省怎么就招得这两位姐夫?”老将军道:“这个姓汤名怀,那个姓孟名邦杰,俱是岳元帅麾下,现居都统制之职。因为解粮过此,天缘凑合,招赘在此。”樊成听了,方来见了礼,又与各亲邻等见礼毕。然后就坐饮酒,直至二更方散。送归洞房。

    次日,樊老将军宰了些牛羊猪鸡等物,叫庄丁扛抬十来坛自窨下的好酒,送到营中,犒赏了众军士。住了三日,到第四日,汤、孟二人请岳父出来禀道:“小婿军务在身,今日拜别起行。”樊瑞道:“此乃国家大事,不敢相留。”就命准备酒席饯行。席间,樊瑞道:“贤婿们可尽心王事,若能迎还二圣,我亦有光!小女自有老夫照看,放心前去。”樊成道:“再过二年,我来帮你杀番兵。”汤、孟二人遂拜辞了岳父母,与小姐、妻舅作别了出庄回营,领兵解粮起身,不表。

    再说谢总兵催粮,到了关下扎住,同众将来到辕门候令。旗牌禀过元帅,元帅令进见。谢昆、施全先把九宫山铁面董失降顺之事,又将会着张公子的话,细细禀明。岳爷大喜,便叫:“快请张公子相见。”公子就上前参见,将祖父之书双手呈上。岳爷接过看了,随即出位相扶道:“公子在我这边,皆是为朝廷出力。”遂吩咐张保:“将行李送在我衙门左近,早晚间还有话说。”张保领令而去。元帅又令查先等五人上堂,参见已毕。岳爷道:“尔等到此,须与国家出力,建功立名,博个封妻荫子,不枉男儿之志。”董先等谢了。元帅遂令将董先带来兵卒,命军政司安插,收明粮草。诸事已毕,大排筵宴,庆贺新来六将。各各见礼,合营畅饮。忽报:“汤、孟二将军候令。”元帅道:“令进来!”二将进见。元帅道:“十数万大兵,日费浩繁,何为今日才来?”二人道:“末将有下情禀明,望元帅恕罪!”就将贪行小路,捉鹿招亲,成婚三日,有误军机之事细细禀明。元帅道:“我前已有令,把‘临阵招亲’一款已经革除,尔亦无罪。既是如此,且与众将相见,另日与你们贺喜罢!”二人谢过,就来与张宪、董先等各各见礼,入席饮宴,不表。

    且说岳元帅到了次日,将两队军粮屯扎关中,遂发大兵起身,来取栖梧山。到得离山十里,安下营盘,来至山下讨战。何元庆闻报,披挂下山。岳爷抬头观看,见那将头戴烂银盔,身披金锁甲,手拿两栖银锤,坐下一匹嘶风马。威风凛凛,相貌堂堂。岳爷暗想:“若得此人归顺,何愁二圣不还?”便开口道:“来者莫非何元庆乎?”元庆道:“然也!来将可是岳飞么?”岳爷道:“既知我名,何不投降?”元庆道:“你既是岳飞,我闻你兵下太湖,收服杨虎、余化龙,果然是员名将。本帅久欲投降,奈我手下有两员家将不肯,故尔中止。”岳爷道:“凡为将者,君命且不受,岂有反被家将牵制之理?亏你还要将领三军,岂不可耻!”元庆道:“你不知我这两个家将,非比别个,自幼跟随着我,不肯半步相离,我亦不能一刻离他,所以如此。”

    岳爷道:“你那两个家将是何等样人,可叫他出来,待本帅认他一认,劝他归顺何如?”元庆道:“我那两个家将,有万夫不当之勇,恐他未必肯听你的话。”岳爷道:“你且叫他出来。”元庆道:“你必要见他,休得害怕!”岳元帅道:“不怕,不怕!”何元庆唤出那两员家将来,有分教岳元帅:

    计就山中擒虎将,谋成水里捉英雄。

    毕竟不知两个家将是何等之人,肯降不肯降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相关文章:
说岳全传介绍:

《说岳全传》是清代钱彩编次、金丰增订的长篇英雄传奇小说,最早刊本为金氏余庆堂刻本,共20卷80回。前61回是岳飞的“英雄谱”和“创业史”;后19回,主要讲述岳飞死后,岳雷扫北的故事。歌颂了岳飞等将士英勇作战、精忠报国的忠勇行为,鞭笞了秦桧等人卖国求荣、陷害忠良的丑恶罪行。《说岳全传》是一部思想内容比较复杂的作品,它以忠奸斗争为线索来展开民族矛盾,在民族矛盾中表现忠奸斗争。忠奸斗争,是一个比较古老的主题,但是不同时代的忠奸斗争有不同的具体内容。从写作艺术上看,《说岳全传》可以算是英雄传奇长篇小说中成功的作品。它克服了明代说岳小说普遍存在的生搬历史的毛病,广泛吸收元明戏曲和民间说唱文学中的故事,进行再创造。其基本倾向是现实主义的,它没有像其他传奇小说那样,把英雄写成超人的神。它的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具体形象,很多故事和情节,写得非常真实、生动、具体,体现了恩格斯所说细节描写的真实性的要求。钱彩的《说岳全传》,应视为清初历史演义小说中的重要成员之一,它与《东周列国志》、《隋唐演义》一样,属于续补他人之作。但钱彩与蔡元放、褚人获不同,它以其创造性的删、补、改写使作品的思想和艺术性,远远地超出以前的大宋中兴故事。在历史演义小说中,《说岳全传》是颇具特色的一部优秀的代表作。《说岳全传》本书吸收前代有关岳飞演义的精华,加入许多有关岳飞的民间传说,故能后来居上,成为岳飞故事著作中最流行、最受民众欢迎的作品。但书中突出宣扬岳飞的忠孝节义,把岳飞与秦桧之间的斗争归结为大鹏与蛟精的冤冤相报,这都是封建糟粕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