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说岳全传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说岳全传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三三回 刘鲁王纵子行凶 孟邦杰逃灾遇友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纵子行凶起祸胎,老躯身丧少逃灾。

    今日围龙初离水,他年惊看爪牙排。

    话说刘猊催马上前来捉太公,太公往后一退,立脚不住,一交跌倒,把个脑后跌成一个大窟窿。那太公本是个年老之人,晕倒在地,流血不止。众庄丁连忙扶起,抬进书房中床上睡下。太公醒来,便对庄丁道:“快去唤我儿来!”那太公中年没了妻室,只留下这一个儿子,名为孟邦杰,小时也请过先生,教他读过几年书。奈他自幼专爱使枪弄棒,因此太公访求几个名公教师,教了他十八般武艺,使得两柄好双斧。那日正在后边菜园地上习练武艺,忽见庄丁慌慌张张来报道:“大爷不好了!我家太公与刘王的儿子争论,被他的马冲倒,跌碎了头颅,命在须臾了!”孟邦杰听了,吓得魂不附体,丢了手中棒,三脚两步赶进书房,只见太公倒在床上发昏。邦杰便问庄丁细底,庄丁把刘猊打死庄丁,来要太公赔鹰之事述了一遍。太公微微睁开眼来,叫声:“我儿!可恨刘猊这小畜生无理,我死之后,你须要与我报仇则个!”话还未毕,大叫一声:“疼杀我也!”霎时间,流血不止,竟气绝了。

    孟邦杰叫了一回,叫不醒,就大哭起来。正在悲伤之际,又有庄丁来报说:“刘猊在庄门外嚷骂,说不快赔他的鹰,就要打进庄来了!”孟邦杰听了,就揩干了眼泪,吩咐庄丁:“你去对他说,太公在里面花银子赔鹰,略等一等,就出来了。”庄丁说声:“晓得!”就走出庄门。那刘猊正在那里乱嚷道:“这讨死的老狗头!进去了这好一回,还不出来赔还我的鹰,难道我就罢了不成?”叫众家将打将进去。那庄丁忙上前禀道:“太公正在兑银子赔鹰,即刻就出来。”刘猊道:“既如此,叫他快些!谁耐烦等他!”庄丁又进去对孟邦杰说了。邦杰提着两柄板斧,抢出庄门,骂一声:“狗男女!你们父子卖国求荣,诈害良民,正要杀你!今日杀父之仇,还想走到那里去么?”绰起双斧,将三四十个家将排头砍去,逃得快,已杀死了二十多个。刘猊看来不是路,回马飞跑。

    孟邦杰步行,那里赶得上,只得回庄,将太公的尸首下了棺材,抬到后边空地上埋葬好了,就吩咐众家人道:“刘猊这厮怎肯干休,必然领兵来报仇。你们速速收拾细软东西,有妻子的带妻子,有父母的领父母,快些逃命去罢!”众家人果然个个慌张,一时间俱各打迭,一哄而散!孟邦杰取了些散碎金银,撒在腰间,扎缚停当,提了双斧,正要牵马,却听得庄前人喊马嘶,摇天沸地。邦杰只得向庄后从墙上跳出,大踏步往前途逃走。

    说话的,你道那孟邦杰杀了刘猊许多家将,难道就罢了不成?当时刘倪逃回府中,听得父亲在城上玩景乘凉,随即来到城头上见了刘豫,叩头哭诉道:“爹爹快救孩儿性命!”刘豫吃惊道:“为着何事,这般模样?”刘猊就将孟家庄之事,加些假话说了一遍。刘豫听了,大发雷霆道:“罢了,罢了!我王府中的一只狗走出去,人也不敢轻易意他,何况我的世子?擅敢杀我家将,不是谋反待怎的?就着你领兵五百,速去把孟家庄围住,将他一门老小尽皆抄没了来回话。”刘猊答应未完,旁边走过大公子刘麟,上前来道:“不可,不可!爹爹投顺金邦,也是出于无奈。虽然偷生在世,已经被天下人骂我父子是卖国求荣的奸贼。现今岳飞正在兴兵征伐,倘若灭了金邦,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。再苦如此行为,只恐天理难容。爹爹还请三思!”刘豫道:“好儿子,那有反骂为父的是奸贼?”刘麟道:“孩儿怎敢骂父亲,但只怕难逃天下之口!古人云:‘为臣不能忠于其君,为子不能孝于其亲,何以立于人世?’不如早早自尽,免得旁人耻笑。”说罢,就望着城下涌身一跳,跌得头开背折,死于城下。刘豫大怒道:“世上那有此等不孝之子,不许收拾他的尸首!”就命刘猊发兵去将孟家庄抄没了。那刘猊领兵竟至村中,把孟家庄团团围祝打进庄去,并无一人,就放起一把火来,把庄子烧得干干净净,然后回来缴令。当时城外百姓有好义的,私下将大公子的尸首掩埋了。且按下不提。

    再说那孟邦杰走了一夜,次日清晨,来到一座茶亭内坐定,暂时歇息歇息。打算要到藕塘关去投岳元帅,不知有多少路程。只因越墙急走,又不曾带得马匹,怎生是好?正在思想,忽听得马嘶之声,回转头一看,只见亭柱上拴着一匹马,邦杰道:“好一匹马,不知何人的?如今事急无君子,只得借他来骑骑。”就走上前来,把缰绳解了,跳上马,加上一鞭,那马就泼喇喇如飞跑去!不道这匹马乃是这里卧牛山中一个大王的。这一日,那个大王在这里义井庵中与和尚下了一夜棋,两个小喽罗躲在韦驮殿前耍钱,把这马拴在茶亭柱上。到了天明,大王要回山去,小喽罗开了庵门来牵马,却不见了,小喽罗只得叫苦。和尚着了忙,跪下道:“叫僧人如何赔得起?”大王道:“这是喽罗不小心,与老师父何涉?”和尚谢了,起身送出庵门,大王只得步行回山。

    却说孟邦杰一马跑到一个松林边,叫声:“啊呀!不知是那一个不积福的,掘下这个大泥坑。幸亏我眼快,不然跌下马来了!”正说之间,只听得一声呐喊,林内伸出几十把挠钩,将孟邦杰搭下马来,跳出几十个小喽罗,用绳索捆绑了,将马牵过来。众喽罗哈哈大笑道:“拿着一个同行中的朋友了。这匹马是我们前山大王的,怎的被他偷了来?”内中一个喽罗道:“好没志气,他是个贼,我们是大王,差远多哩!”又一个道:“算起来也差不多少,常言说的‘盗贼盗贼’,盗与贼原是相连的。”一个道:“休要取笑,解他到寨中去!”就将孟邦杰横缚在马上,押往山寨而来。

    守寨头目进寨通报了,出来说道:“大王有令,叫把这牛子去做醒酒汤。”喽罗答应一声,将孟邦杰拿到剥衣亭中,绑在柱上,那柱头上有一个豹头环,将他头发挂上。只见一个喽罗手中提着一桶水,一个拿着一个盆,一个捧着一个钵头,一个手中拿着一把尖刀,一个手中拿着一个指头粗的藤条。那个喽罗将钵送在孟邦杰口边道:“汉子吃下些!”孟邦杰道:“这黑漆漆的是什么东西,叫爷爷吃?”喽罗道:“这里头是清麻油。葱花、花椒。你吃了下去,就把这桶水照头淋在身上。你身子一抖,我就分心一刀,刳出心来,放在盆里,送去与大王做醒酒汤。”邦杰道:“我劝他将就些罢,如何要这般象意?”把牙齿咬紧,不肯吃。这喽罗道:“不肯吃下去,敢是这狗头要讨打么!”提起藤条要打。孟邦杰大叫道:“我孟邦杰死在这里,有谁知道?”这一声喊,恰恰遇着那前山的大王上来,听见喊着“孟邦杰”的名字,忙叫:“且慢动手!”走到他面前仔细一看:“果是我兄弟。”叫左右:“快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众喽罗慌忙放下,取衣服与他穿好。这里喽罗忙报与大王。邦杰道:“若不是兄到来,小弟已为泉下之鬼矣!”那四个大王闻报,一齐来到剥衣亭上道:“大哥,这是偷马之贼,为何认得他?”大王道:“且至寨中与你们说知。”众大王同邦杰来到寨中,大家见了礼,一齐坐下。那救孟邦杰的,叫做锦袍将军岳真。那后山四位:一个姓呼名天保,二大王名天庆,第三个大王姓徐名庆,那个要吃人心的是第四大王姓金名彪。岳真道:“为兄的几次请贤弟上山聚义,兄弟有回书来,说因有令尊在堂,不能前来。今日却要往何方去,被我们的喽罗拿住?既然拿住了,就该说出姓名来,他们如何敢放肆?”孟邦杰道:“不是为弟的不思念哥哥,实系心中苦切,故此忘怀了。”那岳真道:“兄弟有何事心中苦切?”邦杰就将刘倪打围跌死父亲的话说了,然后道:“今欲要投岳元帅去,领兵来报此仇。”岳真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于是大家重新见礼。

    呼天保道:“大哥,孟兄要报父仇,有何难处。我等六人聚集两个山寨中人马,约有万余,足可以报得孟兄之仇,何必远去?”孟邦杰道:“小弟闻得岳元帅忠孝两全,大重义气,我此去投他,公私两荆”众大王道:“这也说得有理。”孟邦杰道:“依小弟看起来,这绿林中买卖,终无了局。不如聚了两山人马,去投在岳元帅麾下。他若果是个忠臣,我们便在他帐下听用,挣些功劳,光耀祖宗。若是不象个忠臣,我们一齐原归山寨,重整军威,未为晚也。”岳真道:“我也久有此心,且去投他,相机而行便了。”就吩咐喽罗,收拾山寨人马粮草金银。当日大排筵席,各各畅饮。到了第二日,众大王带领一万喽兵,一齐下山,望藕塘关而来。一路慢表。

    且说藕塘关岳元帅那边,这一日正逢七月十五日,众将各各俱在营中做羹饭。那牛皋悄悄对吉青道:“那营中万马千军,这些鬼魅如何敢来受祭?我和你不如到山上幽僻之处,去做一碗羹饭,岂不是好?”吉青道:“这句话讲得有理。”就叫家将把果盒抬到山上幽僻地方。牛皋道:“我就在此祭,老哥你往那首去。各人祭完了祖,抬拢来吃酒。”吉青道:“有理。”牛皋叫军士躲过了。他想起母亲,放声大哭。吉青听得牛皋哭得苦楚,不觉打动他伤心之处,也大哭了一常两个祭完了,化了纸钱,叫家将把两桌祭菜抬过来,摆在一堆吃酒。吃不得几杯酒,牛皋说道:“这问酒吃不下,请教吉哥行个令。”吉青道:“牛兄弟,就是你来。”牛皋道:“若要我行令,你要遵我的囗。”吉青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牛皋想了想道:“就将这‘月亮’为题,吟诗一首。吟得来,便罢;吟不来,吃十大碗。”吉青道:“遵令了。”吃了一杯酒,吟诗道:

    团团一轮月,或圆又或缺。

    安上头共尾,一个大白鳖。

    牛皋笑道:“那里会有这样大的白鳖,岂不是你诳我?罚酒,罚酒!”吉青道:“如此,吃了五碗罢。”牛皋道:“不相干,要罚十碗。”吉青道:“就吃十碗!你来,你来!”牛皋道:“你听我吟。”也斟了一杯酒,拿在手中,吟诗道:

    洒满金樽月满轮,月移花影上金樽。

    诗人吟得口中渴,带酒连樽和月吞。

    吉青道:“你也来诳我了!月亮这样高,不必说他,你且把这酒杯儿吃了下去。”牛皋道:“酒杯儿怎么叫我吃得下去?”吉青道:“你既吃不下去,也要罚十大碗。”牛皋笑了笑道:“拿酒来我吃。”一连吃了五六碗,立起身来就走。吉青道:“你往那里去,敢是要赖我的酒么?”牛皋道:“那个赖你的酒?我去小解一解就来。”牛皋走到山坡边,解开裤子,向草里撒将去。那晓得有个人,恰躲在这草中。

    牛皋正撒在那人的头上,把头一缩,却被牛皋看见了。忙将裤子紧好,一手把那人拎将起来,走到吉青面前叫道:“吉哥,拿得一个奸细在此。”吉青道:“牛兄弟,你好时运,连出恭都得了功劳!”忙叫家将收拾残肴物件,把那人绑了。二人上马,竟往大营前来候令。元帅叫传宣令二人进见。牛皋跪下道:“末将在土山上,拿得一个奸细在此,候元帅发落。”元帅道:“绑进来。”左右一声:“得令!”就将那人推进帐中跪下。元帅一见他服色行径,明知是金邦奸细,就假装醉意,往下一看,叫道:“快放了绑!”说道:“张保,我差你山乐去,怎么躲在山中,被牛老爷拿了?书在那里?”那人不敢则声。元帅道:“想必你遗失了,所以不敢回来见我么?”那人要命,只得应道:“小人该死!”元帅道:“没用的狗才!我如今再写一封书,恐怕你再遗失了,岂不误我的事!”咐咐把他腿肚割开,将蜡丸用油纸包了,放在他腿肚子里边,把裹脚包好,说道:“小心快去,若再误事,必然斩首。”那人得了命,诺诺而去。

    那牛皋看见张保站在岳爷背后,就是元帅醉了,也不致如此错认。呆呆的看放那人去了,方上来问道:“元帅何故认那奸细做了张保?末将不明,求元帅指示。”岳爷笑道:“你那里晓得?大凡兵行诡道,你把这奸细杀了,也无济于事。我久欲领兵去取山东,又恐金兵来犯藕塘关,故此将机就计,放他去替我做个奸细,且看如何?”众将一齐称赞:“元帅真个神机妙算!我等如何得知。”元帅就命探子前往山东,探听刘豫消息,不表。

    且说这个人果然是兀术帐下的一个参谋,叫做忽耳迷。兀术差他到藕塘关来探听岳爷的消息,不期遇着牛皋,吃了这一场苦,只得熬着疼痛,回至河间府。到了四狼主大营,平章先进帐禀明,兀术即命进见。看见忽耳迷面黄肌瘦,兀术心下暗想:“必竟是路上害了病,所以违了孤家的限期。”便问道:“参谋,孤家差你去探听消息,怎么样了?”参谋禀道:“臣奉旨往藕塘关,因夜间躲在草中被牛皋拿住,去见岳飞。不期岳飞大醉,错认臣做张保,与臣一封书,教臣到山东去投递。”兀术道:“拿书来,待某家看。”参谋道:“书在臣的腿肚子里!”兀术道:“怎么书在你腿肚子里?”参谋道:“岳飞将臣腿肚割开,把书嵌在里边,疼痛难行,故此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兀术遂命平章取来,可怜这参谋腿肚子都烂了!平章取出蜡丸,把水来洗干净了,送到兀术跟前,将小刀割开,取出书来。兀术细看却是刘豫暗约岳飞领兵取山东的回书。兀术大怒道:“孤家怎生待你,你直如此反复,真正是个奸臣!”就命元帅金眼蹈魔、善字魔里之领兵三千,前往山东,把刘豫全家斩首。元帅领命。当有军师哈迷蚩奏道:“狼主且住!这封书未知真假,不如先差人往山东探听真实,然后施行。若草草将刘豫斩了,焉知不中了岳飞反间之计?”兀术道:“不管他是计不是计,这个奸臣,留他怎么?快快去把他全家抄没了来!”金眼元帅竟领兵往山东而去。且按下慢表。

    且说岳元帅一日正坐帐中,有探子来报:“启上元帅,关外大路上有一枝兵马屯扎营寨,特来报知。”元帅道:“可是番兵么?”探子道:“不是番兵,看来好象是绿林中人马样子。”元帅命汤怀、施全前去打探:“倘若是来归降的,好生领他来相见。”二人答应,出营上马开关。未到得十余里,果见一技人马安下营头。汤怀走马向前,大喝一声道:“吠!你们是那里来的人马?到此何干?”早有小卒报入营中。只见走出六员战将,齐齐走来,到马前道:“某等乃山东卧牛山中好汉岳真等,闻岳元帅礼贤重士,特来投顺的。不知二位将军尊姓大名?”汤怀、施全两个听了,连忙跳下马来道:“小将汤怀,此位施全,奉元帅之命,特来探问将军们的来意。既如此,就请上马,同去见了元帅定夺何如?”六人齐声道:“相烦引见。”于是八个人俱各上马进关。

    到了营前,下了马,汤怀道:“待小将先进去禀明了元帅,然后请见。”六人道:“二位请便。”二人进营,见了元帅禀道:“有一枝人马,为首六人乃是山东卧牛山中好汉,特来归顺,现在营前候令。”岳爷大喜,就命请进。六位好汉齐进营中跪下,口称:“岳真、孟邦杰、呼天保、呼天庆、徐庆、金彪在山东卧牛山失身落草,今国刘豫不仁,特来归顺元帅。”孟邦杰又道:“小人本系良民,因一门尽被刘猊杀绝,只有小人逃出。在外遇着这班好汉,欲与小人报仇,小人劝他们去邪归正,来投元帅。求元帅发兵往山东捉拿刘猊,明正典刑,公私两荆”元帅道:“刘豫父子投顺金邦,那兀术甚不喜他。本帅已定计令他自相残害。我已差人往山东去探听消息,待他回来,便知端的。若此计不成,本帅亲领人马与将军报仇便了。”

    孟邦杰谢了元帅。元帅传令,把降兵招为本队,少不得改换衣甲旗号。岳爷与这班好汉结为朋友,设筵款待,各立营头居祝不数日,岳爷正在营与众将聚谈兵法,忽报探子回营。元帅令进来,细问端的。探子禀说:“小人奉令往山东,探得刘豫长子刘麟,为兄弟抄没了孟家庄,力谏不从,坠城而死。大金国差元帅金眼蹈魔、善字魔里之领兵三千,将刘豫一门尽皆抄没。只有刘猊在外打围,知民逃脱,不知去向?特来缴令。”元帅赏了探子银牌羊酒,探于叩谢出营去了。元帅对孟邦杰道:“刘豫既死,贤弟亦可释然。待后日拿住刘猊,将他的心肝设祭令尊便了。”邦杰谢了元帅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再表金眼蹈魔、善字魔里之取了刘豫家财,回至河间府缴令。兀术将财帛金银计数充用,便下令道:“岳飞久居藕塘关,阻我进路,有谁人敢领兵去抢关?”当有大太子粘罕答应一声:“某家愿去。”兀术道:“王兄可带十万人马,务必小心攻打!”粘罕领令,就点齐十万人马,另有一班元帅、平章保驾,离了河间府,浩浩荡荡,杀奔藕塘关而来。这里探子飞风报进岳元帅营中道:‘启上元帅大老爷,今有金国大太子粘罕领兵十万,来取藕塘关,离此关前已不远,特来报知。”元帅命再去打探。随即令军政司点兵四队,每队五千人。命周青领一队,在正南上下营,保护藕塘关;赵云领一队,在西首保关;梁兴领一队,在东首安营;吉青领一队,在正北救应。四将领令,各去安营保守。元帅自同请将,守住中央大营,以备金兵抢关。

    且说粘罕大军已至,离关十里,传下令来:“今日天色已晚,且安下营盘,明日开兵。”这一声令下,四营八哨,纷纷乱乱,各自安营。粘罕紧对藕塘关扎住大营,暗暗思想:“向日在青龙山有十万人马,未曾提防,不道到得二更时分,被岳南蛮单人独马,踹进营来,杀成个尸山血海。今日倘这蛮子再冲进来,岂不又受其害?”想了一回,就暗暗传下号令,命众小番在帐前掘下陷坑,两边俱埋伏下挠钩手,以防岳南蛮再来偷劫营寨。小番得令,不一时间,俱已掘成深坑,上面将浮上盖好。粘罕又挑选面貌相象的装成自己一样,坐在帐中,明晃晃点着两枝蜡烛,坐下看书。自己退入后营端正。不因是粘罕这一番小心防备,有分教:

    挖下陷坑擒虎豹,沿江撒网捉蛟龙。

    毕竟不知岳爷果然来劫寨否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相关文章:
说岳全传介绍:

《说岳全传》是清代钱彩编次、金丰增订的长篇英雄传奇小说,最早刊本为金氏余庆堂刻本,共20卷80回。前61回是岳飞的“英雄谱”和“创业史”;后19回,主要讲述岳飞死后,岳雷扫北的故事。歌颂了岳飞等将士英勇作战、精忠报国的忠勇行为,鞭笞了秦桧等人卖国求荣、陷害忠良的丑恶罪行。《说岳全传》是一部思想内容比较复杂的作品,它以忠奸斗争为线索来展开民族矛盾,在民族矛盾中表现忠奸斗争。忠奸斗争,是一个比较古老的主题,但是不同时代的忠奸斗争有不同的具体内容。从写作艺术上看,《说岳全传》可以算是英雄传奇长篇小说中成功的作品。它克服了明代说岳小说普遍存在的生搬历史的毛病,广泛吸收元明戏曲和民间说唱文学中的故事,进行再创造。其基本倾向是现实主义的,它没有像其他传奇小说那样,把英雄写成超人的神。它的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具体形象,很多故事和情节,写得非常真实、生动、具体,体现了恩格斯所说细节描写的真实性的要求。钱彩的《说岳全传》,应视为清初历史演义小说中的重要成员之一,它与《东周列国志》、《隋唐演义》一样,属于续补他人之作。但钱彩与蔡元放、褚人获不同,它以其创造性的删、补、改写使作品的思想和艺术性,远远地超出以前的大宋中兴故事。在历史演义小说中,《说岳全传》是颇具特色的一部优秀的代表作。《说岳全传》本书吸收前代有关岳飞演义的精华,加入许多有关岳飞的民间传说,故能后来居上,成为岳飞故事著作中最流行、最受民众欢迎的作品。但书中突出宣扬岳飞的忠孝节义,把岳飞与秦桧之间的斗争归结为大鹏与蛟精的冤冤相报,这都是封建糟粕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