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蝴蝶媒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蝴蝶媒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03回 认姑娘中堂感旧 因表侄东院留宾

  词曰:

  绿杨芳草山中路,访旧寻亲去。相逢执手语兴亡,惟有昔年双燕语雕梁。怜才特地留将住,可是姻缘处。轩名三凤验僧言,拼着时光耽搁不空还。

  右调《虞美人》

  话说蒋青岩坐了轿子,不一会到了华宅大门首。那华宅的大门,是朝南开的,门外一带竹篱高树,进了竹篱,才是正经墙门,只见大门紧闭,门上写着一付对联道:

  避人如处子,不死愧忠臣。

  蒋青岩下了轿子,一个老院子拿着名帖,一个院子上前打门。打了半晌,方才走出一个白头院子来,开了门,看见蒋青岩主仆多人,那院子问道:“相公是哪里来的?家老爷抱病多年,隐居山中,久不接见尊客,半月前往雁荡山养病去了,不敢领帖。”说罢,就要关门。蒋青岩道:“你且住了,我不是外客,我便是你家蒋舅老爷的大相公,多年不知姑老爷、姑奶奶的消息,今日访问至此,决要一见。若姑老爷公出,便见姑奶奶,你可进去禀知。”那院子听了,惊讶道:“原来是舅老爷的公子,请到厅堂坐了,待小人进去传禀。”蒋青岩便走到厅上坐了。那老院子忙走到中门边,那中门都是落锁的,院子击了一声云板,里面方才走出一个老婢来,问道:“有甚说话?”那院子道:“你可去禀知老夫人,说蒋家舅老爷的公子在外候见夫人,有拜老爷的名帖在此,你带进去与夫人看。”那老婢闻言,连忙走将进去。不半晌,又同了三四个丫头、养娘,一齐出来,将钥匙开了门,向那老院子道:“快请蒋官人到内堂相见,老夫人专等。”那白头院子忙跑出来,向蒋青岩道:“官人,老夫人有请。”蒋青岩化整衣冠,恭恭敬敬走将进去,伴云捧了礼物相随,众丫头、养娘依旧将门掩了。

  蒋青岩将到中堂,华夫人走近前来,一手搀住道:“侄儿,我与你一别十有六年,怎生便这等长成,敢不记得我做姑娘的了?”蒋青岩且不回言,纳头便拜,道:“久违姑母大人尊范,负罪良多,今得相见,喜出望外。”华夫人再三将蒋青岩扯起,蒋青岩随将礼单呈上。华夫人道:“你我至亲。何须行这套礼,留待你姑父回来壁谢吧。”将礼单递与手下丫头收过,然后让蒋青岩坐了。蒋青岩看华夫人,虽然年纪望六,却还十分清健,因想起自己的父母,不觉惨然。华夫人问及哥嫂,闻得已经亡过多年,十分伤痛。茶过三巡,姑侄两人各将亡国以来十五六年中的行藏出处说了一遍,彼此叹息一回。蒋青岩故意问道:“十六年来,不知姑娘曾生过几位表弟?”华夫人闻言,不觉长叹一声道:“侄儿,你休题这话。你姑父生平无甚过恶,不料上天竟不肯与他一个后代,仅生得三个妹子。”蒋青岩道:“原来如此。既有三位妹子,何不请出来相见!”华夫人道:“他少不得出来拜见哥哥,只怕梳洗尚未完哩。”当下分咐手下一个丫头道:“你去看三位小姐梳洗完备未曾,道蒋官人在此,请三位小姐出来相见。”丫头领命去了,华夫人即分咐厨下收拾酒饭。不一会,那丫头回复道:“三位小姐都晓得了,待梳洗完备,同来拜见。”这蒋青岩听得,满心欢喜,单候相见。

  却说昨日园中的那位佳人,便是华刺史的长女柔玉小姐。那绿衣女子是华家的家生女,幼失父母,华夫人爱他生得清秀聪明,养在身边,如同骨肉,唤名韩香,一家上下,都叫他做韩姐。华刺史几番要收他,华夫人不肯,要将他嫁一个单夫独妻。这韩姐和柔玉小姐极好,每日在夫人前走一走,便来和柔玉小姐一处,行住坐卧不离,因此也识字能文、柔玉小姐凡有甚心事,都不瞒他。那青衣女子名唤绛雪,是从小服事柔玉小姐的婢子。韩香、绛雪和小姐三人,都同心合意的。昨日柔玉小姐见蒋青岩的人品才学,心下十分爱慕,不好说出,韩香也看破几分。这日韩香听得夫人有个侄儿到了,忙到屏门后张看,一眼张见是蒋青岩,心下着了一惊,道:“奇怪,奇怪,这生原来是夫人的侄儿。”忙走到后面妆楼上来,向柔玉小姐道:“小姐,你道奇也不奇,蒋家官人就是昨日园中的那蒋秀才。”柔玉小姐闻言,惊喜道:“他昨日说他姓蒋,彼时我不曾留心问得,原来就是蒋家表兄。到是我们昨日不曾有甚行径,落在他眼里,不然被他笑杀。”韩香笑道:“早知是自己兄妹,便留他多做几首诗也不妨。”柔玉小姐道:“于今既是兄妹,后面请教他的日子正多哩。”绛雪在旁笑道:“韩姐,只怕他要告诉夫人,说我昨日拿他当贼哩。”柔玉小姐也笑道:“体得乱说,恐人听见。”

  正说话间,一个丫头走来说道:“二小姐、三小姐都在浣霞亭上等大小姐,同去见蒋官人。”柔玉小姐闻言,忙去换衣服,打扮得沉鱼落雁,比昨日又胜几分。绛雪相随,韩香也在后同行,竟望亭子上来。只见掌珠、步莲二位小姐,也打扮得如花似玉,一齐上前接住,说道:“姐姐,我们今日得了一个哥哥,大家同去看是个怎生模样的人。”柔玉小姐道:“他是大家子弟,幼时又有舅舅教训,料不俗恶。”说罢,同到屏门背后,先着绛雪去向华夫人说知。华夫人道:“我儿,你们快走出来,见了你蒋家哥哥。”这三位小姐都低了头,一步一步,就如仙子乘云一般,香风淅淅,轻轻走到堂屋中间,三人朝上并肩站了。蒋青岩慌忙立起身来,向他姊妹三人,深深作了三个揖,他姊妹三人,一齐答礼。左右搬了三张椅子,安在夫人下手坐了。华夫人指着三个女儿向蒋青岩道:“这是大孩儿柔玉,这是二孩儿掌珠,这是三孩儿步莲。”蒋青岩道:“姑娘虽是无子,有这般三个妹妹,何愁晚景?”华夫人道:“侄儿你不知,你这三个妹子,都十分聪明好学,若是男子,到也都是功名中人。”又指着柔玉小姐道:“你这大妹子的笔下,着实来得的,便是你姑父,还要让他哩。于今贤侄到此,他正好请教了。”蒋青岩道:“小侄生性愚鲁,既有这等三位高才的妹妹,小侄从今指示有人矣。但不知三位妹妹所许何人?”华夫人道:“还未哩,你姑父爱他三人如珍似宝,定要选天下第一等才品兼全的人,方才许他,因此迟迟。”蒋青岩道:“有理,有理。于今世上多半是村儿俗子,若一误听人言,不但可惜,且令才女抱恨。”这三位小姐听得说到这件事上,一个个都面红耳赤。夫人知他心事,只得止了。蒋青岩看那柔玉小姐,正是昨日园中相遇的那佳人。柔玉小姐偷看蒋青岩,也正是昨日那秀才。彼此心中暗喜,只不好说出。蒋青岩又看那掌珠、步莲二位小姐,都生得容颜绝世,比着柔玉小姐相去不过毫厘,譬如春兰秋菊,各有其妙,正不必优劣也。

  闲话之间,丫头、养娘摆出早膳来。正待举箸,忽闻云板响,外面传道:“老爷回了。”说犹未了,华刺史早已走进中门,口中问道:“蒋大官在哪里?”这蒋青岩连忙起身迎住,进了中堂。见礼完毕,以新待茶,各叙寒温。华夫人在堂说道:“侄儿早到,尚未用饭,你且陪他吃了饭再叙。”华刺史闻言,忙叫抬过饭来,至亲六人同吃。饭罢,三位小姐各回绣房去了,只剩华刺史夫妇同蒋青岩三人坐谈往事,各各感叹悲伤。华刺史道:“老夫只因读书一场,少忝科甲,受了前朝的大恩,不能身殉国难,苟全性命,避祸山林。几欲遣人探取令尊令堂消息,又恐被人知我行藏,所以中止。不料令尊令堂竟作古人,可叹可伤。我也只待你这三个妹子出室之后,我便同令姑母结个小庵,参禅学道,不复问人间事矣。敢问郎君可曾有家室否?”蒋青岩道:“国破亲亡,此事尚未提起,且婚姻一事,不但女子择人,即男子亦未可苟就,若浪听媒妁之言,则误人多矣。杭城内外也有许多贵家大族,反频频央媒来与愚侄说亲,愚侄坚辞不允,只因愚侄无意功名,若一入贵显之门,恐未免随波逐流,有负先人明德,所以迁延至今。”华刺史连连点头道:“此论最高,郎君可谓孝子矣。但夫妇一轮,亦非小可,也不宜怠缓。”华夫人笑道:“只恐世上要寻一个配得贤任这样才品的也少哩。”正说间,一个丫头拿了蒋青岩的礼单,双手递与华夫人,道:“这是先前蒋官人的礼帖。”华夫人道:“倒是我忘了。”忙接过来递与华刺史。华刺史看了说道:“郎君何以客气至此,自家至亲,相念远顾,已觉可感,这厚礼决不敢领。”蒋青岩道:“一芹三敬,望姑父姑母莞存。”华刺史见礼单上有诗扇,说道:“老夫正要请教佳咏,谨领诗扇足矣,其余敬壁。”蒋青岩再三相强,又收了锦纱四端。蒋青岩分咐伴云去取礼进来,伴云领命。不一会,将纱、扇取到。华刺史忙将诗扇展开观看,那诗道:

  国亡中表散他乡,满目春山惹恨长。

  君父大恩俱草草,亲朋高谊久茫茫。

  人情共望刘文叔,丘壑深藏张子房。

  今日登堂须细认,儿时相见恐相忘。

  华刺史看罢,称赞道:“淋漓感慨,令我悲恨交集。郎君品既超群,才复绝世,只可惜生非其时,虽然郎君年方弱冠,异日定是黄金台上人,只恨老夫不及见矣。”

  三人深谈忘倦,厨下人来禀道:“酒席齐备,不知是摆在园中,还是内宅?”华刺史道:“就在这内堂罢。”蒋青岩道:“既有盛席,又有名园,何不携去一游?”华刺史道:“荒园久未洒扫,迟日再当奉屈。”说罢,众丫头、婢子一齐走来,抬过两张桌子,六张坐位。华刺史分咐众丫头、婢子道:“蒋官人是至亲,此后家中大小,都不须回避。”此时众待妾们都立在屏后,不好出来,听得这一句话,大家一齐走到左右立了,都偷眼去看蒋青岩,连韩香也出来看了几次。此时蒋青岩身在红粉丛中,真个健脾,只望那三位小姐到来,他拚了痛饮。不一时酒到,华夫人着婢子去请三位小姐。那婢子去了半晌,走来向华夫人耳边暗暗说了几句,华夫人笑道:“我晓得他三人,从不饮酒的,不来也罢。”蒋青岩闻言,把十分高兴减去九分。华刺史起身安了席,三人坐下,侍妾们筛上酒来。饮过数巡,蒋青岩渐觉精神困倦,又见日已西斜,再饮数杯,便起身告别。华刺史道:“老夫到不曾奉问,难道郎君的行李,不曾带得舍间来么?”蒋青岩道:“小侄来时,有两个相契的朋友,要同小侄来游览山水,行李同在一处,因此尚未携来。待小侄今夜回去与那两个朋友说了,明日搬过来吧。”华刺史道:“既是郎君的朋友,何不同到舍下盘桓几时,也带挈老夫开开笑口。”蒋青岩道:“那两个朋友,今日也要来进谒,因恐姑父谢客,所以迟疑未至。姑父若肯推爱,须写两个名帖,着一人同小侄去请他。他两人一个姓张,是张吏部之子,名平,字澄江;一个姓顾,是顾司徒之子,名成龙,字跃仙,都是高才妙品,少年意气之人。”华刺史道:“既然是高才年少的人,老夫一发要会了。”急忙传进一个院子来,分咐快去写两个“眷弟”的名帖,同蒋官人到下处,去请那张、顾二位相公,明日同搬行李到宅里来下。院子领命,去将名帖写了,在外伺候。华刺史携了蒋青岩的手,送到大门外,蒋青岩作别而去。一路上想那三位小姐不出来陪他饮酒,甚不快意。又转想道:“他是女孩儿家,从不曾见生客,我虽至亲,却是初会,便不出来,也难怪他。于今姑父既约我到他宅中去住,后面日子正长,俗语道:‘日近日亲,自然渐渐亲熟。我看姑父、姑母待我的意思甚好,十分爱我,将来若得个人儿从中说合,待我与柔玉小姐成就百年之好,我蒋青岩情愿拜他八拜。’又想道:‘不难,不难。姑父和柔玉妹子,都是擅风雅、有眼目的人,只须我做些诗文,惊他一惊,他自然会着我的道儿。’”

  说时迟,走时快,那轿子早已到下处了。张澄江和顾跃仙一齐接住,问他认亲的事如何。蒋青岩欢天喜地,细细向两人说知,又道:“家姑父闻两兄在此,嘱小弟致意,道他多年不出门拜谒,差院子敬持名帖,前来叩请,约两兄明早同小弟移行李到他宅上,盘桓几时,一同回去。”那华家的院子,忙将名帖呈上。张澄江和顾跃仙同向蒋青岩道:“令姑父小弟们素未蒙面,何敢唐突取扰?”蒋青岩道:“两兄与小弟情同骨肉,吾亲即若亲,况小弟已替两兄道意了,去有何妨!”张、顾二人都因有那自观和尚的诗在心头,巴不得同去,及闻蒋青岩之言,忙忙转口道:“即是长者见爱,何敢固辞,明早同行便了。”当下向华家的院子道:“多拜上你老爷,我们明早和蒋相公同来便了。”那院子领了回话去了不题。

  却说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同吃了夜饭,张澄江低低问蒋青岩道:“吾兄今日见那两位小令妹,生得如何?”蒋青岩道:“皆绝代人也。”顾跃仙闻言笑道:“若此处无甚光景,回去拿住自观和尚,打碎他的秃骷髅。”彼此谈至二鼓,方才就寝。次早起来,收拾行李,张、顾二人各写一个“眷晚生”的拜帖并礼单,分咐院子叫了脚夫挑担行李,他三个主人,也不乘轿,一路携手而行。一路上的人,见了他三人,都道是仙人下降。行了一会,到了华宅门首,华家的院子先去通报,华刺史整衣出迎。走进大厅,叙礼已毕,张、顾二人呈上礼单,华刺史接过,递与院子,叫写两个壁谢帖,然后看坐。张澄江首坐,顾跃仙次之,蒋青岩又次之,华刺史北面相陪。茶过三巡,华刺史道:“昨闻舍内侄道两兄才品门第,急欲一晤,且是旧日通家,不知两位令尊人健饭么?”张、顾二人一齐打恭道:“先君去世多年了。”华刺史叹道:“国亡世乱,故归亲朋凋零殆尽,令人可悲可俱。两兄如此英年妙品,指日定成大器,老夫何幸,得观芝宇!”张、顾二人齐声道:“后生失学,今幸因青岩兄之缘,得拜阶下,惟老先生进而教之。”四人叙了半晌,华刺史细看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,浑如三坐玉山,朗然而照映,暗暗称羡道:“不意世间有此等俊人。”当下分咐将他三家的行李,安在东边书院里。又唤过一切院子、书童来,分咐道:“蒋官人是至亲,张相公、顾相公是尊客,你们都要敬谨,不得放肆。”又派了一个书童、三个院子,轮班在书院中传递茶水,听候使唤,分咐完备,蒋青岩立起身来道:“小侄们也要到书院中走走。”华刺史即便相陪,前边书童引道,四人一齐走过了天井,进了东边一个竹门,行过两条竹径,才到书院。只见书院中门径曲折,地下洒扫得一尘不染,中庭两边,种有十来多株大桐树,此时正是深春,那桐叶新发,把纸窗儿都映得碧绿。窗前的芍药初开,香风满院,那几榻之精,书画之富,不可言尽。怎见得,有词为证:

  阶下梧桐滴翠,床前芍药流香,牙签万轴拥胡床,几榻炉瓶雪亮。隔树莺声宛转,衔泥燕语匆忙。文房四宝最精良,卿相神仙不让。

  右调《西江月》

  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看了,都道是高人之居,与众不同。再到后面,又有一个亭子,四围修竹,亭面临水,亭上钉了一个扁,写着“栖凤轩”三个大字。蒋青岩和张、顾三人见了,暗暗着一惊,道:“三凤之说应矣。”三人相视而喜,华刺史看见,只道他三人爱这亭子,便分咐院子移坐具到亭上坐谈。少顷饭到,吃饭后,蒋青岩又进去候过华夫人,出来闲话,书童在旁焚香煮茗。他少长四人,谈今论古,畅叙幽怀。华刺史见他三人口似悬河,腹如武库,心中惊羡非常,当夜盛席相款,又下了请启,请明日游园。蒋青岩心中甚喜,暗暗打算明日到园中,偷空去寻前日的旧事,酒散后,一夜睡不着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――

  

相关文章:
蝴蝶媒介绍:

《蝴蝶媒》,一名《鸳鸯梦》、《鸳鸯蝴蝶梦》 、《蝴蝶缘》,全书四卷十六回。题“南岳道人编”、“青溪醉客评”,别题“步月主人订”,《蝴蝶媒》现存各早期刊本均不标刊行年代。日本宝历甲戌(1754,清乾隆十九年)刊《舶载书目》著录此书,据此知《蝴蝶媒》初刊不晚于乾隆初年。 本书以本堂梓刊本校点,参校积经堂刊本、啸花轩刊本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