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封神演义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封神演义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十四回 哪咤现莲花化身


  诗曰:
  仙家法力?难量,起死回生有异方。一粒丹砂归命宝;几根荷叶续魂汤。
  超凡不用肮脏骨,入圣须寻返魄香。从此开疆归圣主,岐周事业借匡襄。
  且说金霞童儿进洞来,启太乙真人曰:“师兄杳杳冥冥,飘飘荡荡,随风定止,不知何故。”真人听说,早解其意,忙出洞来。真人吩咐哪咤:“此处非汝安身之所。你回到陈塘关,托一梦与你母亲,离关四十里,有一翠屏山,山上有一空地,令你母亲造一座哪咤行宫,你受香烟三载,又可立于人间,辅佐真主。可速去,不得迟误!”哪咤听说,离了干元山往陈塘关来。正值三更时分,哪咤来到香房,叫:“母亲,孩儿乃哪咤也。如今我魂魄无栖,望母亲念为儿死得好苦,离此四十里,有一翠屏山上,与孩儿建立行宫,使我受些香烟,好去托生天界。孩儿感母亲之慈德甚于天渊。”夫人醒来,却是一梦。夫人大哭。李靖问曰:“夫人为何啼哭?”夫人把梦中事说了一遍。李靖大怒曰:“你还哭他!他害我们不浅。常言‘梦随心生,’只因你思想他,便有许多梦魂颠倒,不必疑惑。”夫人不言。且说次日又来托梦;三日又来。夫人合上眼,殿下就站立面前。不觉五七日之后,哪咤他生前性格勇猛,死后魂魄也是骁雄,遂对母亲曰:“我求你数日,你全不念孩儿苦死,不肯造行宫与我,我便吵你个六宅不安!”夫人醒来,不敢对李靖说。夫人暗着心腹人,与些银两,往翠屏山兴工破土,起建行宫,造哪咤神像一座,旬月功完。哪咤在此翠屏山显圣,感动万民,千请千灵,万请万应,因此庙宇轩昂,十分齐整。但见:
  行宫八字粉墙开,朱户铜环左右排。碧瓦雕檐三尺水,数株桧柏两重台。神厨宝座金妆就,龙凤幡幢瑞色裁。帐幔悬钩吞半月,狰狞鬼判立尘埃。沉檀袅袅烟结凤,逐日纷纷祭祀来。
  哪咤在翠屏山显圣,四方远近居民,俱来进香,纷纷如蚁,日盛一日,往往不断。祈福禳灾,无不感应。不觉鸟飞兔走,似箭光阴,半载有余。
  且说李靖因东伯姜文焕为父报仇,调四十万人马,游魂关大战窦荣,荣不能取胜。李靖在野马岭操演三军,紧守关隘。一日回兵往翠屏山过,李靖在马上看见往往来来,扶老携幼,进香男女,纷纷似蚁,人烟凑积。李靖在马上问曰:“这山乃翠屏山,为何男女纷纷,络绎不绝?”军政官对曰:“半年前,有一神道在此感应显圣,千请千灵,万请万应,祈福福至,禳患患除;故此惊动四方男女进香。”李靖听罢,想起了,问中军官:“此神何姓何名?”中军回曰:“是哪咤行宫。”李靖大怒,传令:“安营!待我上山进香。”人马站立,李靖纵马往山上来进香,男女闪开。李靖纵马径至庙前,只见庙门高悬一扁,书“哪咤行宫”四字。进得庙来,见哪咤形相如生,左右站立鬼判。李靖指而骂曰:“畜生!你生前扰害父母,死后愚弄百姓!”骂罢,提六陈鞭,一鞭把哪咤金身打的粉碎。李靖怒发,复一脚蹬倒鬼判。传令:“放火,烧了庙宇。”吩咐进香万民曰:“此非神也,不许进香。”吓得众人忙忙下山。李靖上马,怒气不息。有诗为证,诗曰:
  雄兵才至翠屏疆,忽见黎民日进香。鞭打金身为粉碎,脚蹬鬼判也遭殃。
  火焚庙宇腾腾焰,烟透长空烈烈光。只因一气冲牛斗,父子参商有战场。
  话说李靖兵进陈塘关帅府下马,传令:“将人马散了。”李靖进后厅,殷夫人接见。李靖骂曰:“你生的好儿子,还遗害我不少,今又替他造行宫,煽惑良民。你要把我这条玉带送了才罢!如今权臣当道,况我不与费仲、尤浑二人交接,倘有人传至朝歌,奸臣参我假降邪神,白白的断送我数载之功。这样事俱是你妇人所为!今日我已烧毁庙宇。你若再与他起造,那时我也不与你好休!”
  且不言李靖;再表哪咤那一日出神,不在行宫;及至回来,只见庙宇无存,山红土赤,烟焰未灭,两个鬼判,含泪来接。哪咤问曰:“怎的来?”鬼判答曰:“是陈塘关李总兵突然上山,打碎金身,烧毁行宫,不知何故。”哪咤曰:“我与你无干了,骨肉还于父母,你如何打我金身,烧我行官,令我无处栖身?”心上甚是不快。沉思良久:“不若还往干元山走一遭。”哪咤受了半年香烟,已觉有些形声,一时到了高山,至于洞府。金霞童儿引哪咤见太乙真人。真人曰:“你不在行宫接受香火,你又来这里做甚么?”哪咤跪诉前情:“被父亲将泥身打碎,烧毁行宫。弟子无所依倚,只得来见师父,望祈怜救。”真人曰:“这就是李靖的不是。他既还了父母骨肉,他在翠屏山上,与你无干;今使他不受香火,如何成得身体。况姜子牙下山已快。也罢,既为你,就与你做件好事。”叫金霞童儿:“把五莲池中莲花摘二枝,荷叶摘三个来。”童子忙忙取了荷叶、莲花,放于地下。真人将花勒下瓣儿,铺成三才,又将荷叶梗儿折成三百骨节,三个荷叶,按上、中、下,按天、地、人。真人将一粒金丹放于居中,法用先天,气运九转,分离龙、坎虎,绰住哪咤魂魄,望荷、莲里一推,喝声:“哪咤不成人形,更待何时!”只听得?一声,跳起一个人来,面如傅粉,唇似涂朱,眼运精光,身长一丈六尺,此乃哪咤莲花化身,见师父拜倒在地。真人曰:“李靖毁打泥身之事,其实伤心。”哪咤曰:“师父在上,此仇决难干休!”真人曰:“你随我桃园里来。”真人传哪咤火尖枪,不一时已自精熟。哪咤就要下山报仇。真人曰:“枪法好了,赐你脚踏风火二轮,另授灵符秘诀。”真人又付豹皮囊,囊中放乾坤圈、混天绫、金砖一块:“你往陈塘关去走一遭。”哪咤叩首,拜谢师父,上了风火轮,两脚踏定,手提火尖枪,径往关上来。诗曰:
  两朵莲花现化身,灵珠二世出凡尘。手提紫焰蛇矛宝;脚踏金霞风火轮。
  豹皮囊内安天下;红锦绫中福世民。历代圣人为第一,史官遗笔万年新。
  话说哪咤来到陈塘关,径进关来至帅府,大呼曰:“李靖早来见我!”有军政官报入府内:“外面有三公子,脚踏风火二轮,手提火尖枪,口称老爷姓讳,不知何故,请老爷定夺。”李靖喝曰:“胡说!人死岂有再生之理!”言未了,只见又一起家人来报:“老爷如出去迟了,便杀进府来!”李靖大怒:“有这样事!”忙提画戟,上了青骢,出得府来。见哪咤脚踏风火二轮,手提火尖枪,比前大不相同。李靖大惊,问曰:“你这畜生!你生前作怪,死后还魂,又来这里缠扰!”哪咤曰:“李靖!我骨肉已交还与你,我与你无干碍,你为何往翠屏山鞭打我的金身,火烧我的行宫?今日拿你,报一鞭之恨!”把枪?一?,劈脑刺来。李靖将画戟相迎。轮马盘旋,戟枪并举。哪咤力大无穷,三五合把李靖杀的马仰人翻,力尽筋输,汗流脊背。李靖只得望东南逃走。哪咤大叫曰:“李靖休想今番饶你!不杀你决不空回!”往前赶来。不多时,看看赶上。──哪咤的风火轮快,李靖马慢。李靖心下着慌,只得下马,借土遁去了。哪咤笑曰:“五行之术,道家平常,难道你土遁去了,我就饶你!”把脚一登,驾起风火二轮,只见风火之声,如飞云掣电,望前追赶。李靖自思:“今番赶上,被他一枪刺死,如之奈何?”李靖见哪咤看看至近,正在两难之际,忽然听得有人作歌而来,歌曰:
  “清水池边明月,绿柳堤畔桃花。别是一般清味,凌空几片飞霞。”
  李靖看时,见一道童,顶着?巾,道袍大袖,麻履丝绦,来者乃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徒弟木咤是也。木咤曰:“父亲,孩儿在此。”李靖看时,乃是次子木咤,心下方安。哪咤架轮正赶,见李靖同一道童讲话。哪咤落下轮来。木咤上前,大喝一声:“慢来!你这孽障好大胆!子杀父,忤逆乱伦。早早回去,饶你不死!”哪咤曰:“你是何人,口出大言?”木咤曰:“你连我也认不得!吾乃木咤是也。”哪咤方知是二哥,忙叫曰:“二哥,你不知其详。”哪咤把翠屏山的事细细说了一遍:“……这个是李靖的是,是我的是?”木咤大喝曰:“胡说!天下无有不是的父母!”哪咤又把“剖腹、刳肠,已将骨肉还他了,我与他无干,还有甚么父母之情!”木咤大怒曰:“这等逆子!”将手中剑望哪咤一剑砍来。哪咤枪架住曰:“木咤,我与你无仇,你站开了,待吾拿李靖报仇。”木咤大喝:“好孽障!焉敢大逆!”提剑来取。哪咤道:“这是大数造定,将生替死。”手中枪劈面交还。轮步交加,弟兄大战。哪咤见李靖站立一旁,又恐走了他,哪咤性急,将枪挑开剑,用手取金砖望空打来。木咤不堤防,一砖正中后心,打了一交,跌在地下。哪咤登轮来取李靖。李靖抽身就跑。哪咤叫曰:“就赶到海岛,也取你首级来,方泄吾恨!”李靖望前飞走,真似失林飞鸟,漏网游鱼,莫知东南西北。往前又赶多时,李靖见事不好,自叹曰:“罢!罢!罢!想我李靖前生不知作甚孽障,致使仙道未成,又生出这等冤愆。也是合该如此,不若自己将刀戟刺死,免受此子之辱。”正待动手,只见一人叫曰:“李将军切不要动手,贫道来!”信口作歌,歌曰:
  “野外清风拂柳,池中水面飘花。借问安居何地?白云深处为家。”
  作歌者乃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,手执拂尘而来。李靖看见,口称:“老师救末将之命!”天尊曰:“你进洞去,我这里等他。”少刻,哪咤雄赳赳、气昂昂,脚踏风火轮,持枪赶至。看见一道者,怎生模样:
  双抓髻,云分霭霭;水合袍,紧束丝绦。仙风道骨在逍遥,腹隐许多玄妙。
  玉虚宫元始门下,群仙首会赴蟠桃。全凭五气炼成豪,天皇氏修仙养道。
  话说哪咤看见一道人站立山坡上,又不见李靖。哪咤问曰:“那道者可曾看见一将过去?”天尊曰:“方才李将军进我云霄洞里去了。你问他怎的?”哪咤曰:“道者,他是我的对头。你好好放他出洞来,与你干休;若走了李靖,就是你替他戳三枪。”天尊曰:“你是何人?这等狠,连我也要戳三枪。”哪咤不知那道人是何等人,便叫曰:“吾乃干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徒弟哪咤是也。你不可小觑了我。”天尊说:“我不曾听见有甚么太乙真人徒弟叫做哪咤!你在别处撒野便罢了,我这所在撒不的野。若撒一撒野,便拿去桃园内,吊三年,打二百扁拐。”哪咤那里晓得好歹,将枪一展,就刺天尊。天尊抽身就往本洞跑。哪咤踏轮来赶。天尊回头,看见哪咤来的近了,袖中取一物,名曰:“遁龙桩”,又名“七宝金莲”,望空丢起。只见风生四野,云雾迷空,播土扬尘,落来有声,把哪咤昏沉沉不知南北,黑惨惨怎认东西,颈项套一个金圈,两只腿两个金圈,靠着黄邓邓金柱子站着。哪咤及睁眼看时,把身子动不得了。天尊曰:“好孽障!撒的好野!”唤金咤:“把扁取来!”金咤忙取扁拐,至天尊面前禀曰:“扁拐在此。”天尊曰:“替我打!”金咤领师命,持扁拐把哪咤一顿扁拐,打的三昧真火七窍齐喷。天尊曰:“且住了。”同金咤进洞去了。哪咤暗想:“赶李靖到不曾赶上,倒被他打了一顿扁拐,又走不得。“哪咤切齿深恨,没奈何,只得站立此间,气冲牛斗。──看官:这个太乙真人明明送哪咤到此磨他杀性。真人已知此情。哪咤正烦恼时,只见那边厢大袖宽袍,丝绦麻履,乃太乙真人来也。哪咤看见,叫曰:“师父!望乞救弟子一救!”连叫数声,真人不理,走进洞去了。有白云童儿报曰:“太乙真人在此。”天尊迎出洞来,对真人携手笑曰:“你的徒弟,叫我训教。”他二仙坐下。太乙真人曰:“贫道因他杀戒重了,故送他来磨其真性;孰知果获罪于天尊。”天尊命金咤:“放了哪咤来。”金咤走到哪咤面前道:“你师父叫你。”哪咤曰:“你明明的奈何我,你弄甚么障眼法儿,教我动展不得?你还来消遣我!”金咤笑曰:“你闭了目。”哪咤只得闭着眼。金咤将灵符画毕,收了遁龙桩;哪咤急待看时,其圈、桩俱不见了。哪咤点头道:“好,好,好,今日吃了无限大亏,且进洞去,见了师父,再做处置。”二人进洞来。哪咤看见打他的道人在左边,师父在右边。太乙真人曰:“过来,与你师伯叩头!”哪咤不敢违拗师命,只得下拜。哪咤道:“谢打了。”转身又拜师父。太乙真人叫:“李靖过来。”李靖倒身下拜。
  真人曰:“翠屏山之事,你也不该心量窄小,故此父子参商。”哪咤在旁只气得面如火发,恨不的吞了李靖才好。二仙早解其意。真人曰:“从今父子再不许犯颜。”吩咐李靖:“你先去罢。”李靖谢了真人,径出来了。就把哪咤急的敢怒而不敢言,只在旁边抓耳揉腮,长吁短叹。真人暗笑,曰:“哪咤,你也回去罢。好生看守洞府。我与你师伯下棋,一时就来。”哪咤听见此言,心花儿也开了。哪咤曰:“弟子晓得。”忙忙出洞,踏起风火二轮,追赶李靖。往前赶有多时,哪咤看是李靖前边驾着土遁,大叫:“李靖休走,我来了!”李靖看见,叫苦曰:“这道者可为失言!既先着我来,就不该放他下山,方是为我。今没多时,便放他来赶我,这正是为人不终,怎生奈何?”只得往前避走。
  却说李靖被哪咤赶的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正在危急之际,只见山岗上有一道人,倚松靠石而言曰:“山脚下可是李靖?”李靖抬头一看,见一道人,李靖曰:“师父,末将便是李靖。”道人曰:“为何慌忙?”靖曰:“哪咤追之甚急,望师父垂救!”道人曰:“快上岗来,站在我后面,待我救你。”李靖上岗,躲在道人之后,喘息未定,只见哪咤风火轮响,看看赶至岗下。哪咤看见两人站立,便冷笑一番:“难道这一遭又吃亏罢!”踏着轮往岗上来。道者问曰:“来者可是哪咤?”哪咤答曰:“我便是。你这道人为何叫李靖站立在你后面?”道人曰:“你为何事赶他?”哪咤又把翠屏山的事说了一遍。道人曰:“你既在五龙山讲明了,又赶他,是你失信也。”哪咤曰:“你莫管我们。今日定要拿他,以泄我恨!”道人曰:“你既不肯──”便对李靖曰:“你就与他杀一回与我看。”李靖曰:“老师,这畜生力大无穷,末将杀他不过。”道人站起来,把李靖一口啐,把脊背上打一巴掌:“你杀与我看。有我在此,不妨事。”李靖只得持戟刺来。哪咤持火尖枪来迎。父子二人战在山岗,有五六十回合。哪咤这一回被李靖杀的汗流满面,遍体生津。哪咤遮架画戟不住,暗自沉思:“李靖原杀我不过,方才这道人啐他一口,扑他一掌,其中必定有些原故。我有道理:待我卖个破绽,一枪先戳死道人,然后再拿李靖。”哪咤将身一跃,跳出圈子来,一枪竟刺道人。道人把口一张,一朵白莲花接住了火尖枪。道人曰:“李靖,且住了。”李靖听说,急架住火尖枪。道人问哪咤曰:“你这孽障!你父子厮杀,我与你无仇,你怎的刺我一枪!倒是我白莲架住。不然我反被你暗算。这是何说?”哪咤曰:“先前李靖杀我不过,你叫他与我战,你为何啐他一口,掌他一下。这分明是你弄鬼,使我战不过他。我故此刺你一枪,以泄其忿。”道人曰:“你这孽障,敢来刺我!”哪咤大怒,把枪展一展,又劈脑刺来。道人跳开一旁,袖儿望上一举,只见祥云缭绕,紫雾盘旋,一物往下落来,把哪咤罩在玲珑塔里。道人双手在塔上一拍,塔里火发,把哪咤烧的大叫:“饶命!”道人在塔外问曰:“哪咤,你可认父亲?”哪咤只得连声答应:“老爷,我认是父亲了。”道人曰:“既认父亲,我便饶你。”道人忙收宝塔。哪咤睁眼一看,浑身上下,莫莫有烧坏些儿。哪咤暗思:“有这等的异事!此道人真是弄鬼!”道人曰:“哪咤,你既认李靖为父,你与他叩头。”哪咤意欲不肯,道人又要祭塔;哪咤不得已,只得忍气吞声,低头下拜,倘有不忿之色。道人曰:“还要你口称‘父亲’。”哪咤不肯答应。道人曰:“哪咤,你既不称‘父亲’,还是不服。再取金塔烧你!”哪咤着慌,连忙高叫:“父亲,孩儿知罪了。”哪咤口内虽叫,心上实是不服,只是暗暗切齿,自思道:“李靖,你长远带着道人走!”道人唤李靖曰:“你且跪下,我秘受你这一座金塔。如哪咤不服,你便将此塔祭起烧他。”哪咤在旁,只是暗暗叫苦。道人曰:“哪咤,你父子从此和睦,久后俱系一殿之臣,辅佐明君,成其正果,再不必言其前事。哪咤,你回去罢。”哪咤见是如此,只得回干元山去了。李靖跪而言曰:“老爷广施道德,解弟子之危厄,请问老爷,高姓大名?那座名山?何处洞府?”道人曰:“贫道乃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是也。你修炼未成,合享人间富贵。今商纣失德,天下大乱,你且不必做官,隐于山谷之中,暂忘名利。待周武兴兵,你再出来立功立业。”李靖叩首在地,回关隐迹去了。──道人原是太乙真人请到此间磨哪咤之性,以认父子之情。后来父子四人,肉身成圣,托塔天王乃李靖也。后人有诗曰:
  黄金造就玲珑塔,万道毫光透九重。不是燃灯施法力,难教父子复相从。
  此是哪咤二次出世于陈塘关。后子牙下山,正应文王?里七载之事。不知后节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相关文章:
封神演义介绍:

《封神演义》是明代小说家许仲琳所写的一篇小说,以周武王伐纣为主线,展开了整个三界范围内的大大小小的神仙、人、鬼怪在不同层面上的斗争。基本可分为两派,一派为维护旧势力,而为保住殷商的江山而战斗。一派为发展新势力,开创周朝的社稷拼杀。故事情节用神化传说的方式,反映了当时新旧势力你死我活的激烈斗争,主要以姜子牙辅佐周室(周文王、周武王)讨伐商纣的历史为背景,描写了阐教、截教诸仙斗智斗勇、破阵斩将封神的故事。包含了大量民间传说和神话。有姜子牙、哪吒、杨戬等生动、鲜明的人物形象,最后以姜子牙封诸神和周武王封诸侯结尾。《封神演义》的成书问题,不仅关系到对其文学史价值的准确认定,也关系到对中国古代长篇小说发展脉络的认识,意义深远。《封神演义》非文人独立完成 ,而属世代累积型集体创作,它是若干关于武王伐纣故事经长期流传后的编集、整理和写定,这一点学界普遍认同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