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凤凰池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凤凰池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十一回 对面不相逢暗暗传知消息 笑谈来窃听明明说出根由

  词曰:

  好把佳人思忆,对面原来不识。相逢犹似不相逢,到底疑难释。窗下笑声喧,听出真消息。失却东床一女郎,快婿双双得。

  右调《误佳期》

  话说圣上钦赐云生进士,京师无人不哄然。却原来自水生面圣之后,圣上把二人名字写在御屏上,所以宠眷如此。章太仆回去说知此事,喜得湘夫如得宝珠。

  到了殿试对策,云生殿了第一名状元及第,水生及殿了传胪。天子对那满朝公卿说道:“昔宋祁及第,太后并赐宋郊同作状元。今水卿真是不世之才,而置之翰苑之外,朕心不喜,亦照有宋故事,与云卿同作状头可也。”两个遂插金花,饮御酒,游街之日,叙年次,为先后,云生年长一岁在前,水生在后,真正年相若,貌相似,好两个风流状元。单气得白左都、晏吏部没头没绪,两个日夜设谋倾陷,不题。 且说两个状元有院后,终日逍遥快活,单少个琼楼仙子作伴。云状元对水状元道:“台兄与石霞文之妹有成约,今既麟阁身荣,已好向秦楼跨凤矣!”水状元道:“那假云兄自一会之后,从不相见,他既不来,我亦不往,大抵不好见兄面耳。前日承章太仆复考之时秉公不□,得全兄功名,又能隐小弟代考之弊,全小弟功名。况甘露之泳,虽错以就错,而推爱于兄,使小弟面圣,以蒙天子眷注。今日兄失进士,而后获钦命之荣,弟非状元,而更有特降之典,此皆章太仆所致也。今兄因石氏之薄情,而竟无一柬致谢太仆,岂非并薄情太仆乎?弟欲同兄一见太仆,以答其用情,何如?”云状元道:“此意弟非不知,此德弟非不感,但不欲复见薄情之面耳。今若往谢太仆,必见薄情之石氏矣,此所以中心怏怏,而不得不然也。”水状元道:“据弟愚意,吾兄谬矣。石氏既薄情于兄,今拜谢太仆,谅彼亦无面见兄;总有面见兄,恐又无言对兄耳。既无面无言矣,即见亦可,不见亦可,兄何执意耳?”

  云状元被强不过,只得写了名帖,同水状元来谢太仆。接见两相慰谢,太仆道:“二位状元名震九重,玉堂添彩,双凤齐飞,古今罕遇,老夫枯朽之年,叨陪曲水之荣,不胜企羡。”二状元道:“晚生辈樗栎之才,遇圣天子不次之宠,兼承老冏伯刻荐之恩,玉堂增愧,曲宴生惭,将来尚祈老冏伯指诲,庶不致南辕而北辙也。”说罢就起身告别。太仆一手拉住,道:“请少坐,老夫尚要请教。”二状元道:“有何台谕,幸乞明示。”太仆道:“有一奇事相问,小婿湘夫与云贤契同讳,而且谱系元殊,宗支不异,使老夫怀疑有日,故敢奉告,乞云贤契一悉其详。”

  云生闻此言,心中触然哑口无言。转是水生代述道:“前日承老冏伯之教,细询云年兄,始知其先侍郎睹青公育麟者止一云年兄也,而云年兄之外无有矣。遭算而外方避祸者,云年兄也,而云年兄之外又无有矣。故前日托身于文总戎者,云年兄也;而实未尝托身于老冏伯,则云年兄必不能有分身之木可知矣!承总戎以令爱许之者,云年兄也;而实未尝纳璧于老冏伯者,则云年兄,必不能有离魂之纳可知也。是今日坦于老冏伯者或别有干系,若言云睹青之嗣,必洛阳有两睹青也。所云坦于老冏伯者或别有由而去,总戎所托,必吴门有两总戎也。故总戎以令爱许云年兄,而令坦以云湘夫代云锷颖娶之矣。总戎以云年兄托于老冏伯,而令坦以云湘夫代云锷颖见托矣!此云年兄所以默默不欲言者,而晚生代为细陈若此。”

  太仆听罢,大惊道:“如殿元所说,则小婿是假锷颖,为湘夫无疑了,然则小婿亦必有系,何为暧昧如此?但殿元若云小婿娶文总戎之女,则万无是理矣!老夫巡按江南时,小婿孤身而至,从无文小姐之事,即娶了文小姐,今已两年,全不说起,可知是乌有子虚之事了。”水状元道:“令坦云兄亦曾与云年兄有交,故此中真假,锷颖兄知之,而令坦亦知之,老冏伯也。至于娶文小姐之事,令坦自知之,锷颖兄闻知之,老冏伯尤未知也。请老冏伯思之。”太仆哪里晓得其中缘故,便道:“其中委曲,老夫其实不知。小婿现在,何不一会,以解其疑。”便叫人请姑爷出来。 那两状元讲话时,两个小姐俱于屏后听见,比及太仆说请姑爷,早已有人回报道:“云姑爷说前日曾与老爷有言,两个姓云的不免并做了一个,状元爷认真姓云,姑爷情愿让还云姓,以成就状元爷真正姓云了罢。今日水爷在此,不便相见,亦无面可见;见时亦无言可谈。另日当谢罪请教。”说罢,两个状元坚意告别。

  章太仆没奈何听他去了,转来盘问湘夫。湘夫道:“要问文小姐,不消问小婿,只消去问令爱,小姐倒认得的。”太仆忙来问小姐,小姐又道:“我只认得云公子,哪里认得文小姐?要问文小姐,仍去问那云公子罢。”章太仆又来问湘夫,湘夫假作怒形道:“前日小婿来投时,只有小婿,何曾有文小姐同来?今日岳父只管盘问,难道叫小婿变做文小姐不成?若是小婿变了文小姐,令爱小姐少不得另要择人了。罢罢,我明日少不得变了文小姐,则一来云状元有了夫人,岳父又添了两个快婿,岂下两全?若不如此,叫小婿哪里去寻一个文小姐来抵偿?”太仆被湘夫一顿发作,哑口无言,竟自出去了。

  湘夫与小姐暗暗好笑,两个又私下算计,乘太仆八朝议事,备起酒筵,将太仆名帖单请云生。云状元不欲赴席,水状元再四强他去,要问那石妹消息真假若何,云状元不得已只得到太仆家来。

  到门时,只见湘夫假称石霞文出来迎接道:“家岳特着小弟相迎。”云状元没奈何,只得进去。哪里见太仆?只见湘夫忙请罪道:“小弟屡屡得罪,其中具有委曲细呈。前因水兄在座,不便荆请,今备杯酒,一诉契阔衷肠,并道中心之事。”云状元只是不言。湘夫又道:“殿元不必因小弟莫须有之罪,而见罪小弟,今请杯酒释仇。”遂定了席,云生只得坐下。

  三杯酒后,湘夫道:“小弟当年不惜廉耻,慕兄高才,特地拜谒定盟,不料因家父管束,为礼所制,不能时时请教。后又贱札达览,以寄寸私。岂意文总戎遭败,缇骑逮彼弱女,小弟闻知兄翁与小姐有订,故敢挚之而逃。小姐因知章公有旧,同小弟投托章公。蒙章公不弃,留为幕中之客,后又把小姐认为义女,所以有翁婿之称。然此皆文小姐之意,小弟并无意也。昨日小姐闻殿元责备,又欲效买臣故事,而小弟亦以开罪多端,愿将小姐送还殿元,则小姐无负于殿元,殿元亦无负于小姐。小弟不过是飞来之云,井中沉石,无影无踪而去矣。且殿元当日与小弟订交有如兄弟,其情不让于小姐,则小弟犹如文小姐也,而文小姐暂从小弟,似亦无妨;小姐当日与殿元缔姻,有同契友,其谊亦不下于小弟也,而小弟暂娶小姐,似亦无害。今日殿元对小弟谈,何异如对小姐谈;他日殿元对小姐谈,又何异对小弟谈乎?幸祈殿元金诺。”

  云状元听他说完,早已气得首颤体摇,怒容可掬,道:“小弟始与兄订之时,以为有才人;及见寄书时,以为有情人。何至忘背盟言,竟娶文小姐,则是一个小人了。及娶了文小姐,又冒小弟姓字,投依章公,又是一个奸人了。今日又为势利之谈,辗转反覆,竟将小弟作股上肉着,真正是一个不惜名节、籧篨戚施的丑人了!”说罢,即便起身,道:“这样小人、奸人、丑人,还要思量与正人君子相交,今日之酒不是请罪酒,倒是绝交酒了。”湘夫忙叫人留住,道:“且请不要气,正是相交起头,哪里可以绝得?今日小弟与殿元所言,皆是文小姐之言,则殿元不惜小弟,当惜文小姐,文小姐叫小弟苦苦面求,而反遗怒殿元,则小弟可赖乎殿元,小姐亦何赖乎殿元?殿元他日何面以见小弟,即何面以见小姐哉?”云状元呵呵冷笑道:“兄既娶了文小姐,文小姐既嫁了兄,兄今日尚有面目见小弟,小弟何负于兄?亦何负于小姐?而反云无面见之也。”湘夫道:“小弟形非文小姐之形,而心实文小姐之心,言实文小姐之言。殿元尚迷不悟,可惜当面错过。”状元道:“小姐如此用心,便错过也无悔。”湘夫道:“到得悔时,只怕晚矣!”

  言未毕,屏后转出一婢,状元一看,恰是曾见过、文小姐身边侍婢红萼,低低说道:“小姐命小婢传言如此:倩姑爷苦苦求殿元,只是小姐面求殿元也。而殿元见弃若此,少不得后日殿元转求小姐耳。”状元道:“我亦不愿见小姐面矣,又何求于小姐?”红萼道:“小姐又有言,倘殿元后日要求见小姐之面而不能,则奈何?”状元道:“若下官要求见之日,情愿跪门谢罪。”红萼又道:“石小姐亦有言,若殿元见弃小姐,并水殿元这头婚事亦不成了。乞殿元代为一言。”状元道:“水殿元另是一姻耳,与下官何涉,而使之亦不成了?”湘夫道:“文小姐既无夫,则不殿元亦无妇矣。”说罢,屏风后莺声一转,叫“红萼进来”,红萼既进去,云状元亦悻悻而回,不题。

  再表章太仆自水状元一番话后,实竟不知湘夫底里,一腹狐疑无从探索。是日回来,已知设宴请云状元,忙问夫人有何话说,夫人道:“只听说什么文小姐,后来又将松风扮做侍婢,叫什么红萼,出去对答一番。我问孩儿何意,孩儿道都是公子之计,只管笑而不说。”太仆一发疑了,欲到湘兰卧房来探湘夫端的。走过迴廊,转出西阁,只听卧房窗外一片笑语之声。悄悄走去,躲在窗下,只听得湘兰道:“姐姐这样好计,赚得状元的的确确认真,毫不知假。”湘夫道:“他只道石生是一个,文小姐又是一个。岂知当面与文若霞说话,偏要抢白,后日少不得跪门求见,也要受我的抢白哩!”湘兰道:“倘或他到底认真,姐姐竟无着落了。”湘夫笑道:“妹妹,倒有我愚姐着落,愚妹实无着落耳!”

  太仆听得说姐姐妹妹,大惊道:“难道我婿是文小姐化身的?”停了一会,只听得湘兰说道:“姐姐久已不施膏沐,今夜把个俊俏郎君变个轻盈美女,待小妹认一认本来面目看。”湘夫大笑道:“只怕一露本来面目,岳父大人将来没处去寻那云湘夫,怎么好?虽然云湘夫没处寻,水伊人倒有处寻的。”说说笑笑,一霎时果然梳起乌云,匀成粉脸,对镜一照,不觉自己倒好笑起来。湘兰大笑道:“可惜状元不在,若在就跪到明日,想也是肯的了。如今我和你真正方是姊妹,不是夫妻。”引得白蘋、红萼都笑起来。正是:

  方着衣冠为白面,忽涂脂粉作红颜。

  当年借问谁相似,大小乔家撮合山。

  红萼此时也是女妆,白蘋道:“好笑,好笑,倏忽之间姑爷变作小姐,松风变为侍婢,老爷可惜不在,老爷若在,不要惊坏,定要笑坏了。”

  太仆此时已听得分明,忙推门进去,大笑道:“老爷在此多时了。”湘夫、松风一时已变不及了,笑倒道:“岳父大人,容恕小婿无礼。”太仆也笑倒道:“我的贤婿哪里去了?”湘夫道:“小婿前日曾许岳父大人变个文小姐相还,今可谓不食言矣。”一霎时,合室哄然。

  夫人闻知,也来笑个不了。方知云湘夫竟是文小姐了。太仆正色问道:“小姐巧心俏胆,当日何不明言,遂置人于十里雾山,竟当面不见,奇奇幻幻,全无一点破绽,真正神如九曲之珠,智若弄九之巧,请将从来之事细细一谈。”湘夫道:“贱妾之计,万不获已。因当日家父罹不测之祸,朝廷有夷族之诏,故敢于万死一生中,冒耻不顾,借衣冠以饰面,假幕府以潜身。至于大人谬赏敝才,遂以赤绳见系于此,一时只恐露人眼目,累及大人,所以巧作此举,自全余生。今得云郎登榜,自可明目张胆。纵圣天子无赦罪之条,或可因云郎而推恩及于贱妾,少宽一死,亦不至贻累大人,故可露出行藏。然于云状元前,尚请大人秘而不泄,俟彼功名显著,然后可以明言,而奸人之衅无自入矣。”章太仆大喜道:“不意小姐闺阁中人,反胜须眉十倍,可敬!可羡!怪道语言吞吐,自始至以及今日,未尝说煞一语,何其心灵若是耶!老夫与云状元俱被瞒过,使非今晚窃听,不知何日拨云雾而睹青天也。但方才闻小姐所云水伊人之说,又不知什么巧计,并道真概。”小姐道:“贱妾以驾海瞒天之说,耽误令爱,自不得不与令爱作一云翘夫人,使蓝桥有吃浆之士也。故曾面向水生,代作冰人一语,而大姨夫、小姨夫俱已同作状元矣。”太仆大赞道:“若称文君千古之情,而私奔举未免遗丑当垆;红拂一双慧眼,而西明夜晤先已失身越府。至如小姐,才并文君,而正则过之,侠苦张姬而才又远胜。至于入幕中,而才智夺文人之席;射雀屏,而齐眉来姊妹之称。彤管班头,蛾眉失色。老夫辈已久为小姐包容矣!”小姐道:“事出创闻,何当掛颊?”太仆道:“失一快婿,得一闺英;得一闺英,获两快婿,老夫何幸,消受此人间大福也!”自此拜太仆为义父不题。

  再说云状元愤愤归院,伊人专等他归,一问石妹消息。岂知云状元怒气未平,将石霞文设席相诱,反被微言冷语,以至送还文小姐等话说过一遍,后将文小姐不归小弟,则石妹亦不归兄之说说知。水状元一番欲娶心肠早已冷若冰,凉若雪了,大笑道:“前兄有言,不应与无义汉作郎舅亲,这句话若合符节了。兄之美失而几得,竟有不看得之慷慨;弟之美得而至失,意有不欲失之流连,只觉功名之运大通,婚姻之事太塞耳!所恨者,石霞文何物妖魔而变幻若此,真正可遗以巾帼之服也!可惜章太仆一个端人,何不招了你我二人为婿,而早自失于检点,遂使既污,而不可复白也。”说罢,惟一笑而已。正是:

  今朝无不怨霞文,异日方知感倍殷。

  双膝黄金早已笑,请君长跪谢红裙。 此后有分教:

  (足乞)(足荅)红丝,妄求系足;跷蹊绣幕,强欲乘龙。

  要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相关文章:
凤凰池介绍:

《凤凰池》,十六回,清烟霞散人撰。烟霞散人,据今人考证,即为康雍年间刘璋,肝胆两相成,管鲍交情,诗囊剑匣酒瓢倾。不道山魈多伎俩,白昼公行。总有价连城,肯把他轻,风波转眼使人惊,微服当年曾过宋,何况书生。刘璋,字于堂,号介符,号烟霞散人、樵云山人,阳曲(今山西太原)人。康熙三十五年(1696)举人,雍正元年(1723)任直隶深泽县令。刘璋深谙世态,体察民情,深受百姓爱戴。任官四年,因前任县令之咎而被解职。乾隆十年(1745)仍在世,卒年不详。本书一句话概括:这就是一个女人和命运之间的生死搏斗,和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