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字网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狄公案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狄公案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www.fantizi5.com

第二一回 善言开导免验尸骸 审口供升堂讯问

    却说狄公听了高陈氏之言,更是委决不下,向华国祥说道:“据汝众人之言,皆是独挟己见。茶是饭后泡的,其时胡作宾又在书房饮酒;伴姑除了吃晚饭,又未出来,不能新人自下毒物,即可就伴姑身上追寻了。午后有无人进房,她又记忆不清,这案何能臆断?且待本县勘验之后,再为审断罢。”说着即起身到了里面。此时李王氏以及华家大小眷口,无不哭声振耳,说好个温柔美貌的新娘,忽然遭此惨变。狄公来至上房院落,先命女眷暂避一避,在各处看视一遭,然后与华国祥走到房内,见箱笼物件,俱已搬去,惟有那把茶壶并一个红漆筒子,放在一扇四仙桌子上,许多仆妇,在床前看守。狄公问道:“这茶壶可是本在这桌上的么?你们取了碗来,待本县试它一试。”说着当差的早已递过一个茶杯,狄公亲自取在手中,将壶内的茶倒了一杯,果见颜色与众不同,紫黑色如同那糖水相似,一阵阵还闻得那派腥气。狄公看了一回,命人唤了一只狗来,复着人放了些食物在内,将它泼在地下,那狗也是送死:低头哼了一两声,一气吃下,霎时之间,乱咬乱叫,约有顿饭时节,那狗已一命呜呼。狄公更是诧异,先命差役上了封标,以免闲人误食,随即走到床前,看视一遍。只见死者口内,漫漫的流血,浑身上下青肿非常,知是毒气无疑。转身到院落站下,命人将李王氏带来,向着华国祥与她说道:“此人身死,是中毒无疑,但汝等男女两家,皆是书香门第,今日遭了这事,已是不幸之至,既具控请本县究办,断无不来相验之理。但是死者因毒身亡。已非意料所及,若再翻尸相验,就更苦不堪言了。此乃本县怜惜之意,特地命汝两造前来说明缘故,若不忍死者吃苦,便具免验结来,以免日后反悔。”

    华国祥还未开言,李王氏向狄公哭道:“青天老爷,小妇人只此一女,因她身死不明,故而据情报控。既老爷如此定案,免得她死后受苦,小妇人情愿免验了。”华文俊见岳母如此,总因夫妇情深,不忍她遭众人摆布,也就向国祥说道:“父亲且免了这事吧,孩儿见媳妇死了太惨,难得老父台成全其事,以中毒定案。此时且依他收殓、”华国祥见儿子与死尸的母亲,皆如此说,也不过于苛求,只得退下,同李王氏具了免验的甘结,然后与狄公说道:“父台今举人免验,虽是顾恤体面之意,但儿媳中毒身亡,此事皆众目所见,惟求父台总要拷问这胡作宾,照例惩办。若以盖棺之后,具有甘结,一味收殓,那时老父台反为不美了。”狄公点点首,将结取过,命刑役皂隶退出堂后,心下实是踌躇,一时不便回去,坐在上房,专看他们出去之时,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此时里里外外,自然闹个不清,仆众亲朋俱在那里办事,所幸棺木一切,昨日俱已办齐。李王氏与华文俊,自然痛入酸肠,泪流不止。狄公等外面棺木设好,欲代死者穿衣,他也随着众人来到房内,但闻床前一阵阵腥气,吹入脑髓,心下直是悟不出个理来。暗道:“古来奇案甚多,即便中毒所致,这茶壶之内,无非被那砒霜信石服在腹中,纵然七孔流血,立时毙命,何以有这腥秽之气?你看尸身虽然青肿,皮肤却未破烂,而且胸前膨胀如瓜,显见另有别故。真非床下有什么毒物么?”一人暗自揣度,忽有一人喊道:“不好了,怎么死了两日,腹中还是掀动?莫非作怪么?”说着登时跑下床来,吓得颜色都改变了。观看那些人,见他如此说,有大着胆子,到他那地方观看,复又没有动静,以致众人俱说他疑心。当时七上八下,赶将衣服穿齐,只听阴阳生招呼入殓,众人一拥下床,将尸升起,拈出房间入殡。惟有狄公,等众人出去之后,自己走到床前,细细观看一回,复又在地下瞧了一瞧,见有许多血水点子,里面带着些黑丝,好像活动的样子。狄公看在眼内,出了后堂,在厅前坐下,心下想:“此事定非胡作宾所为,内中必有奇怪的事件,华国祥虽一口咬定,不肯放松,若不如此办法,他必不能依断。”主意想定,却好收殓已毕。狄公命人将华国祥请出说道:“此事似有可疑,本县断无不办之理。胡作宾虽是个被告,高陈氏乃是伴姑,也不能置身事外,请即交出,一齐归案汛办,以昭公允。若一味在胡作宾身上苛求,岂不致招物议?本县决不刻待尊仆便了。”华国祥见他如此说法,总因他是地方上的父母官,案件要他判断,只得命高陈氏出来,当堂申辩,狄公随即起身乘轿回衙。此时惟胡作宾的母亲,感激万分,知道狄公另有一番美意,暗中买属差役,传信与他儿子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单说狄公回到署中,也不升堂理件,但转命将高陈氏,交官媒看管,其余案件,全行不问,一连数日,皆是如此。华国祥这日发急起来,向着儿子怨道:“此事皆汝畜生误事,你岳母答应免验,她乃是个女流,不知公事的利弊。从来作官的人,皆是省事为是,只求将他自己的脚步站稳,别人的冤抑,他便不问了。前日你定要请我免验,你看这狗官,至今未曾发落。他所恃者,我们已具甘结,虽然中毒是真,那胡作宾毒害是无凭无据,他就借此迟延,意在袒护那狗头,岂不是为你所误!我今日倒要前去催审,看他如何对我,不然上控的状子,是免不了的。”说着命人带了冠带,径向昌平县而来。

    你道狄公为何不将这事审问,奈他是个好官,从不肯诬害平人。他看这案件,非胡作宾所为,也非高陈氏陷害,虽然知道这缘故,只是思不出个原由,毒物是何时下人,因此不便发落。这日午后正与马荣将赵万全送走,给了他一百两路费,说他心地明直,于邵礼怀这案勇于为力,赵万全称谢一番,将银两壁还,分手而去。然后向马荣说道:“六里墩那案,本县起初就知易办,但须将姓邵的缉获就可断结。惟是毕顺验不出伤痕,自己已经检举,哪知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华国祥媳妇又出了这件疑案。若要注意在胡作宾身上,未免于心不忍,前日你在他家,也曾看见各样案情,皆是不能拟定。虽将高陈氏带来,也不过是阻饰华国祥催案的意思。你手下办的案件,已是不少,可帮着本县想想,再访邻封地方,有什么好手件役,前去问他,或者得些眉目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书房议论,执贴上进来回道:“华举人现在堂上,要面见太爷,问太爷那案子是如何办法。”狄公道:“本县知他必来催案,汝且出去请会,一面招呼大堂伺候。”那人答应退去,顷刻之间,果见华国祥衣冠整齐,走了进来。狄公只得迎出书房,分宾主坐下。华国祥开言问道:“前日老父台将女仆带来,这数日之间,想必这案情判白了,究竟谁人下毒,请父台示下,感激非浅。”狄公答道:“本县于此事思之已久,乃一时未得其由,故未曾审问。今尊驾来得甚巧,且请稍坐,待本县究问如何。”说着外堂已伺候齐备,狄公随即更衣升堂问案。先命将胡作宾带来,原差答应一声,到了堂口,将他传入。胡作宾在案前跪下。

    狄公道:“华文俊之妻,本县已登场验毕,显系中毒身亡。众口一词,皆谓汝一人毒害,你且从实招来,这毒物是何时下入?”胡作宾道:“生员前日已经申明,嬉戏则有之,毒害实是冤枉,使生员从何括起?”狄公道:“汝也不必抵赖,现有他家伴姑为证。当日请酒之时,华文俊出门谢客,你与众人时常出入新房,乘隙将毒投下。汝还巧言辩赖么?”胡作宾听毕忙道:“父台的明见。既她说与众人时常出入,显见非生员一人进房,既非一人进房,则众目昭彰,又从何时乘隙?即使生员下入,则一日之中,为何甚久,岂无一人向茶壶倒茶?何以别人皆未身死,独新人吃下,就有毒物?此茶是何人倒给,何时所泡,求父台总要寻这根底。生员虽不明指其人,但伴姑责有攸归,除亲友进房外,家中妇女仆妇,并无一人进去,若父台不在这上面追问,虽将生员详革用刑拷死,也是无口供招认。叩求父台明察!”未知狄公如何办理,且看下回分解。

相关文章:
狄公案介绍:

《狄公案》又名《武则天四大奇案》《狄梁公全传》,清末长篇公案小说,作者名已佚,共六卷六十四回,前三十回,写狄仁杰任昌平县令时平断冤狱;后三十四回,写其任宰相时整肃朝纲的故事。故事情节较为细致缜密,带有政治色彩。《狄公案》从故事框架上看,仍是清官与侠客合流的小说。但书中的侠客比起以往《施公案》《彭公案》的侠客戏份少了很多,如同虚设,基本上全都是写狄仁杰的政绩。小说的前三十回,写断案折狱故事。这些故事的描写,与以往的公案小说相比,有很大的不同。这部小说在叙事方面,虽然有不少地方有平铺直叙、繁冗琐碎,令人沉闷的毛病,但也有不少能使人提神的情节。这主要表现在前三个刑事案件的叙述与描写上。三个案子虽然并无案情联系,但叙述方式却相互套扣,即一案未了,暂且搁置,形成悬念,却另起新案,写到适当地方,再续旧案,以便吸引读者。这种写法,是从《施公案》等作品中学来的。有些情节与场面,如写周氏与邻居青年徐德泰通过地下室私通,颇令人惊奇但并不污秽;写贺三太与狱卒一起阉割武后嬖人薛敖曹的场面,则令人触目惊心。其一,题材本身写的是宫闱秘事。张昌宗便是那个“莲花”一般的六郎,武则天的“面首”。怀义和尚,更是武则天的密友。其二,1890年,也正是现实生活中的慈裙太后越来超使人愤捻的时候。再过4年便是甲午战争,洋务运动破产之日,再过8年便是光绪变法维新、旋被慈禧扼杀之时。1888年至1898年,是康有为七次上书要求变法的年代。所以,作者选此历史题材,实为借古人以讽时酞别具只眼,匠心独运之作。而前面的杀人功货案,误饮毒茶案,也许正是掩人耳目的遮盖物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繁体字网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www.fantizi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